刚刚更新: 〔陈阳陆雪琪〕〔重生毒后,帝王不〕〔然后和初恋结婚了〕〔爱恨江山〕〔雪落关山〕〔穿越到游戏商店〕〔长在春风里〕〔竹韵悠长〕〔第一战王〕〔回到古代开书院〕〔我的爷爷是至尊〕〔美女大小姐的贴身〕〔校花之至尊高手〕〔我真不想躺赢啊〕〔未来交易〕〔神眼通天〕〔重生大亨崛起〕〔宠妻攻略:神秘老〕〔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颤抖吧,渣爹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雷法为王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不可思议(万字章节)
    李得梁听到这话,点头说道:“李明州的确是没有大局观念,为了一个九阳门的弟子,居然让外人看笑话。”

    “就是,九阳门弟子又怎么了,咱们李家可是在恒山派地盘上。”李云海点头说道。

    李得梁开口说道:“好了,好了,咱们就在这里等二叔的消息。”

    李得梁在恒山派客房里面等消息的时候,李明州已经是惊骇不已,恒山山脉最高的地方,山顶居然是一个凹陷的盆地,在盆地里面有一块湖泊,周围的山上还有一些有积雪,就可以想到这恒山派主峰还是很高的,盆地一面有一个缺口,缺口处可以看到盘旋而上的道路,在山口位置,还有一大块的石板平地。

    李明州惊骇的是在这恒山派内部,包不书的灵舟居然可以飞进去,这在外人看来,是难以想象的。

    灵舟停在石板上面之后,生远掌门开口说道:“诸位道友,请!”

    道友这个称呼,在修士世界与在俗世间同志的称呼是一样的,不管是实力高低,都可以称呼。

    下来就是用走路的了,包不书当然知道自己能够把灵舟飞到这里面来,面子是足够了,但是付出估计也是会相等的。

    “九悟小友,我还说你来我恒山派地盘,不来拜见我这个老前辈呢。”一个声音远远的就响起来。

    “罗山子,罗定子前辈,我这不是来叨扰了吗。”包不书开口说道。

    噗通!

    李明州听到这话,直接翻着白眼就晕厥过去了,受不了这种刺激,恒山派两名老祖宗亲自迎接,这是什么概念,还有口称小友是什么意思?

    “九阳门九明拜见老前辈。”九明也是深吸一口气,躬身说道。

    “玉龙门弟子御秋拜见两位老前辈。”御秋也赶紧的说道。

    “好,好,初次见面,没有什么礼物,来来。”两名老家伙丢出三件东西,御秋一件,九明一件,还有一件也落在御秋手里。

    “多谢前辈。”御秋与九明开口说道。

    “生远,带几位客人去松云阁,我们与九悟小友聊聊。”罗山子开口说道。

    “是。”生远掌门没有丝毫的奇怪,不过内心可是很震惊的,包不书这个样子,在修行界呢,不算普通,甚至是有些怎么说呢,难看。

    为什么?

    体修啊,九阳门是体修,体修的个头要魁梧一些,大家可以想象术修穿上法衣道袍是什么样子,然后一个练习拳击的魁梧大汉穿上道袍,究竟谁丑?

    但是就是这个人,在修行界以前只是炼器出名,没想到背后居然还有那么大的事情,炼丹,制符,道门至宝,就是在生远掌门看来,包不书不说是新一代,就是从新一代上翻好几代,都没有这么牛逼的人物了。

    “两位老前辈可是折煞晚辈了。”包不书也不管御秋等人,被两个老家伙带到了湖泊旁边的一个庄园里面。

    “九悟小友,别人不知道你的事情,但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要承情。”罗山子开口说道。

    “对,虽然你炼制的丹药是在修行界卖,但是你可知道你这些丹药被其他修士购买过去,会提升道门修士的平均水准,就拿醒神丹来说,基本上九成以上可以突破,这道门多多少高阶修士?还有道门至宝,虽然我们现在没有什么领悟,但是一旦领悟,道门又会多多少修士?”罗定子解释的说道。

    包不书抱拳说道:“两位前辈就不要夸我了,有什么两位前辈直说就是了。”

    心里则暗骂老家伙,看样子今天自己要出~血了,虽然两位老家伙说的是有道理,但是别人是拿灵石购买的,听到这话心里肯定不舒服,我自己拿灵石买的,你们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而且还有别人说可以,两位地仙境的高手说?这是什么,让其他修士情何以堪。

    “嘿嘿,你小子不错。”

    “就是,我还以为我们两个老家伙夸奖你一番,你就洋洋得意呢,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有这心性。”两个老家伙听到包不书这样说,嘿嘿一笑。

    包不书暗道一声好险,这两个老家伙要是教训自己,自己还得捏着鼻子认了。

    包不书最烦与这些老家伙打交道,因为这些老家伙已经不受任何规则的影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跟熊孩子一样,没规矩。

    自然脑子里面的想法就不容易揣摩。

    “九悟小友啊,听说你这里有治疗神魂伤势的灵药,是不是?”罗山子开口问道。

    包不书丝毫不觉得奇怪,绿玉柳的叶子虽然这些老家伙不知道,但是青仑救治御秋的时候,可是拿出来使用过,原本这些老家伙以为是昆仑派的东西,就打听了一番,青仑怎么可能会说。

    但是御秋在御兽门神魂还有问题,这去了九阳门短短几天,就好了?

    至于说玉龙门有这样的宝贝没有,也许有,但是绝对不会给刚加入门派的御秋使用,那样整个玉龙门只怕内部都要闹翻了。

    然后两个老家伙心里一琢磨,啧啧,九成是九悟那小子了,道门至宝都被弄回来了,一点治疗神魂伤势的灵药,或者天材地宝,有那么难吗?

    加上包不书表现出来的炼丹,雷符,炼器方面的天赋,啧啧,十成的把握了。

    “没错,但是那都是天材地宝。”包不书要不承认呢,这两个老家伙也就干看,但是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呢?

    虽然说自己可以抽身走开,但是以后呢,包不书可没有想过彻底隐藏什么,只能说是把某些事情暴露的日期往后压。

    拉拢一批人,帮自己说话,也是需要的,这些老家伙一句话,有时候就可以改变时局。

    “……。”

    “我们两个老家伙是拿东西不给灵石的人吗?”

    “灵石我不缺。”

    “……。”

    ‘那你要什么?”

    “两位前辈欠我一个人情如何?”

    “不行,不行,我们两个老家伙几百年前就不欠人情了。”

    “不欠那就算了,反正我丹药不缺,法器不缺,功法更是不缺。”

    三人互相谁也不开口了,包不书慢悠悠的说道:“好东西可不是无限量的,要不你们恒山派有什么天材地宝,咱们交换,大不了我吃一些就好了,怎么说我都是晚辈。”

    罗山子没好气的说道:“奸猾的小子。”

    罗定子开口问道:“先说说你是什么宝贝?”

    “绿玉柳的叶子,是从某个阴煞之地弄来的,换了别人肯定进不去,就我身具雷法血脉,才侥幸进去一次。”包不书开口说道,当然不会说自己连树都挖走了。

    “啧啧,这个也是。”罗山子听到这话,也是感觉头皮发麻,能够孕育绿玉柳叶子的地方,阴煞的浓度可想而知了。

    “有多少?”罗定子开口问道。

    “不多,最多给你们两片,可以配合灵晶使用。”包不书也不问别人拿来干什么,开口说道。

    “那好,交换吧,白玉松子怎么样?”罗山子开口问道。

    “一片叶子一个松塔!”包不书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不行,不行,一颗松塔可是有好几颗松子。”罗山子开口说道。

    “可是这松子价值没有绿玉柳的价值高啊。”包不书开口说道。

    “不行,不行,一颗松塔。”罗定子也开口说道。

    “好吧,不过你们欠我一个人情。”包不书点头答应,但是后面一句话就让罗山子瞪眼不已。

    “再加上一两金树汁。”罗山子开口说道。

    “金树,你们恒山派还有这种好东西,金树汁不是可以治疗神魂伤势的吗,难道说金树年龄不够?”包不书惊讶的问道。

    罗山子瞪眼,没想到九悟这小子脑子这么灵光。

    “这样,金树树皮一截,树汁就不要了。”包不书开口说道。

    “最多给你两片叶子,树皮别想了。”

    “不行,树皮,树叶你们拿那些以前收集的不够年份的糊弄我呢?”

    “五片叶子,不能太多了,保证新鲜的。”

    “十片。”

    “成交。”

    白玉松塔有拳头大小,与一般松塔一般无二,但是剥开松塔,里面就是呈现出鲜红色,在这里面有一颗颗白玉一样的松子,白玉松子也是一种天材地宝。

    金树叶子就像枫树叶子一样,筋脉是金黄色的,叶子还有一部分是绿色的。

    “年份不够啊,亏大了。”看着手里一枝树枝,上面十片叶子,整体来看,包不书吃亏,因为枝条上有两片老叶子,然后还有三篇嫩叶子,只有五片合适。

    树叶类的老了之后,里面的物质会被树干吸收,所以就像银杏叶上面的掉落的基本没有什么价值,要那种成长起来的才行。(ps:大家购买药材不知道怎么选,可以搜索一下这种药材的种植技术,就知道了,一般来说野生药材,个体越大药效越好,为什么现在中药不行了,可以看看种植技术,需要怎么施药,怎么施肥,建议一些经常吃的药材还是搜索一下,比如天麻达到商品标准是五十克,小于这个的……。)

    “这还有一截树枝呢?”罗山子也不好意思,不过这金叶树种植困难,要不是需要绿玉柳,谁也不舍得拿来交换。

    “好,好,算我孝敬前辈您们的。”包不书立马说道。

    这边谈论完了之后,包不书就与两名老家伙来到招待御秋等人所在的地方。

    李明州已经清醒了过来,一言不发,感觉很尴尬一样。

    不过这些人坐在一起,注定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首先恒山派两个老祖宗说什么,其余人除了包不书接话之外,其余的都不敢说。

    罗山子与罗定子随后就离开了,生远掌门在这里也不安心,就带着包不书等人往山下走,也就是去恒山派的驻地,这边算是恒山派老祖级别居住的地方。

    “九悟道友,李明州的事情呢,我们恒山派可以居中调节,但是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我们恒山派不可能一刀切。”生远与包不书坐在一起,开口说道。

    包不书点头说道:“我们这次来,主要就是获得恒山派的允许。”

    “这个我们恒山派保证不干涉,同时承诺恒山派领地其余人也不的干涉,只是李家家主修为不低。”生远开口说道。

    “这个掌门请放心,无论是摆事实,讲道理,还是说修为上一见高下,我李明州都有信心。”李明州这个时候说话了。

    生远听到这话,点头,整个修行界各大门派都是这样,别看李家势力小,但是恒山派下面可是有不少个李家,李家今天分家,恒山派敢强制分家,其余的会怎么看?

    道门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关系可以说是错综复杂,就像南山李家,看似不起眼,但是恒山派有人,还是长老,这御秋也算,也许还有的门派也有。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在道门内部,不管是什么纷争,即使是动手,也是有个底线的,超过这个底线,谁知道会引来什么麻烦,并且更多的是讲道理,道门也才能发展至今。

    佛门就不一样了,佛门内斗很厉害的,首先佛门也分很多宗派,与丝毫不比道门上,但是佛门禁婚姻,弟子都是来自于俗世间,是那个寺庙的就是那个寺庙的,关系也在这个寺庙,所以佛门内斗是很厉害的,内部矛盾厉害,就会在外部显示出来。

    所以道门内部大门派,超级门派是实力强,但是不占道理的话,做事也是束手束脚,当然可以看做这是遵守规则。

    包不书想到自己建立门派领地上的几个小家族,小门派,也是感觉有些头疼,九阳门出面把大部分门派家族都谈妥了,但是就有几个不走。

    “而且最后肯定要武力见高低的,九悟你要做好准备。”生远开口说道。

    “嗯。”包不书点头,没想到这事情还这么麻烦。

    而李明州则感觉幸福多了,恒山派的保证,等于是偏向自己了,第一分家之后不怕周围的其他家族找麻烦,第二,恒山派内部的李家人也不得参与,这就帮大忙了。

    “你们就先在这边住下,我立即找人通知李家家主。”生远开口说道。

    “那就多谢掌门。”包不书抱拳说道。

    包不书等人被恒山派修士带到了客人居住的地方,门派内部一般是不允许外人在里面居住的。

    “啧啧,这可是单独的院子并且是在恒山派这边。”李明州则很是高兴。

    “岳父,要是打起来,您能打得过家主吗?”包不书开口问道。

    李明州开口说道:“打不过,不过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我要把事情公布出来,让李得梁那些家伙名声扫地。”

    九明听到这话,有些皱眉,包不书心想也不好,开口说道:“这样败坏李家的名声,固然其他人会在明面上支持您,但是您老想一下,其他家族是不是也是这样?”

    其实修行界最底层,才是赤果果的压榨,只要不行了,就会被别人排挤,挤压,这又是十分现实的,总的说来,修为是关键。

    “可是我打不过家主,而且上代家主也许还在。”李明州开口解释道。

    “李家家主是什么修为?”包不书开口问道。

    “元婴大圆满或者是元婴高阶,上代家主就不知道,也许突破了,也许没有。”李明州开口说道。

    “上代家主是不是咱们这一房的?”御秋开口问道。

    “不是,也是大房的。”李明州开口回答道。

    包不书听到这里,开口说道:“就是不知道比斗的时候比什么,不然我给你一些雷符,就是道君,也得退避三舍。”

    “不书,比试的时候肯定不会允许用符箓。”九明开口说道。

    包不书开口问道:“那怎么办?”

    “你可以参加啊,这种比试肯定是新一代弟子比试,李家家主不可能参加比斗的,一是赢了会被人说欺负人,二是输了就更难看了。”九明开口说道。

    九明做过九阳门的管理者,加上这些年的经验,对于这些东西要比包不书处理起来轻松。

    李明州听到这话,有些担心的说道:“一个家族比试,高阶法宝,丹药,还有符箓肯定不能用,比拼的是法术,不书你的雷法威力太大,估计不会让你参加的。”

    包不书听到这话,开口说道:“岳父,要是这样,就是元婴大圆满我都有把握获胜。”

    “……。”李明州听到这话,有些不相信看着包不书。

    包不书拿出一把飞剑递给李明州,李明州有些疑惑的看着包不书。

    “岳父大人看看这飞剑是什么品质的?”包不书开口问道。

    李明州不知道什么,用神念仔细一看,然后说道:“中品法宝。”

    “是的,岳父大人您请看。”包不书开口说道,然后把法宝飞剑拿回来。

    飞剑被包不书拿在手里,然后用力,这飞剑一下子就被折弯了,然后包不书两个手再加把劲。

    不但是李明州,就是御秋都瞪大眼睛。

    “师弟莫非达到了一龟之力?”九明也是惊讶,一牛之力就是一万斤,一虎之力就是十万斤,一龟之力就是百万斤,一龙之力就是千万斤,九阳门就是按照这个实力来的。

    “单手三龟之力。”包不书开口说道,手上力量没有脚上力量大,但是脚没有手那么灵活。

    “……。”九明无语了,三龟之力,就是各大门派的修士,比试的时候遇到,不小心都得完蛋,主要是包不书的年纪让人忽视了。

    “三龟之力是多少?”御秋开口问道,李明州想问不好问,毕竟不是九阳门的,这也是为人处世的关键。

    “一龟之力是一百万斤。”九明开口回答道。

    李明州感觉自己白活了,三百万斤,单手!

    这是什么概念,自己堂堂元婴中阶修士,单手力量都没有百万斤,当然李明州修炼的是术修。

    但是,但是,还是但是,自己这女婿可是拥有雷法的,一般没有雷法修炼天赋的,只有在元婴期才能修炼掌心雷一类的雷法。

    而自己还不会,掌心雷是一种难度较高的道术,任何修士都有几率修炼成功,算是比较通用的道法。

    但是通用这个词是谁都可以修炼,并不是指的大路货色,一般的话,十个人里面有一个可以修炼掌心雷这门道术,这个几率并不是说十个人就一定有一个修炼成功。

    但是这掌心雷的威力,实在是不是很大,但是掌心雷在面对妖魔的时候,杀伤力是翻倍的。

    那么专修雷法的包不书呢?术修又怎么样?遇上了包不书照样要遭殃。

    “好,就由不书你来,其余的交给我。”李明州听完之后,冷静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

    包不书点头说好,其实包不书不愿意参与进这些事情来,对于包不书来说,南山李家格局太小。

    但是人活着就有这样那样的关系,现在名义上御秋是包不书的双修道侣,所以李明州要是丢脸了,这边照样需要出头的。

    不得不管吧,晚上的时候,御秋进了包不书的房间。

    “谢谢你。”御秋开口对包不书说道。

    “也没有什么。”包不书摇头说道。

    御秋开口问道:“为什么没有看见你打坐修炼?”

    “最近有些太忙了,而且我现在是在压制修为,所以暂时性不怎么修炼。”包不书开口说道。

    御秋点点头,然后问道:“你这样做,门派会不会不高兴?”

    包不书摇头说道:“其实我在门派里面挺自由的,就是刚进门那一段时间管理的比较严厉,后来就到处溜达。”

    “恒山派答应父亲的要求,你是不是拿出什么好东西来了?”御秋开口问道。

    包不书看了看御秋说道:“有些事情呢,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涉及的事情太大,这么说吧,修行界大门派,超级门派,都巴不得我找他们要求什么,因为他们都欠我人情。”

    “……。”御秋有些不敢相信。

    “而且这一次,他们更加欠我的人情,其实有时候呢,别人欠你人情是好事情,好在你们李家是家族内部矛盾,要是外部的矛盾,处理起来还比较简单。”包不书开口说道。

    御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很是好奇的问道:“不书,你是怎么做到的炼丹,炼器,制符都精通的?”

    “这其实是外面的传言,炼丹我现在只会炼制筑基丹,醒神丹,破障丹,以及渡厄丹,就这四种丹药比较精通,其余的基本都不会。”包不书开口说道。

    “你还要会什么呢,就这四种丹药,在修行界都是有价无市的。”御秋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炼丹呢,我天赋真不行,筑基丹我炼制了差不多两百次,才逐渐成功的,你知道两百多份筑基丹的灵药堆在一起都是很大一堆,至于后面的就更多了。”包不书开口说道。

    “你那是有灵石,不过你这种做法看来是对的。”御秋夸奖的说道。

    “呵呵,我难道会告诉你,我用的炼丹炉估计是灵宝级别的炼丹炉?”包不书呵呵一笑,然后眨眼说道。

    御秋听到这话,挥舞着拳头,差点就相信包不书了。

    “哈哈,要是真有人几百份丹药不断炼制,那还要天赋干什么?我天赋虽然不行,但是我丹炉好啊,另外你知道一份醒神丹的灵药是多少灵石吗?我这些是从天机商会拿的成本价格,还有雷符的销售收入。”包不书看到御秋的反应,更是哈哈一笑。

    “那炼器呢?”御秋瞪了包不书一眼,然后问道。

    “炼器呢,那是我刚进门的时候,我在青云学宫的时候,就会制作雷符了,但是很低,我就是去坊市卖符的时候,被天机商会看中,你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的雷符才还是用下品灵石来计算,但是天机商会就卖给我一个拳套,欠账一大堆啊,进了九阳门之后,我想要炼器,天星子师兄九拿出什么混通地仙的炼器手札给我,一天收费几千个下品灵石,那知道这里面有两份混通地仙传承,我得到一份。”包不书开口说道。

    “啧啧,天星子师兄只怕要气死。”御秋开口说道。

    “也是这一次,我们九阳门与昆仑派才走的更近了,当时昆仑派的弟子获得传承,也是我指点的。”包不书又说道。

    “所以我炼丹呢,丹炉加成很多,单论天赋是有,但是肯定不高,制作符箓呢,只是会一个雷符,真正完整的,系统的,还是炼器。”包不书开口说道。

    御秋又问道:“那你说说看,你与白灵是怎么遇到的,还有胡颜秋?”

    包不书开口说道:“白灵是我在蛮族那边……。”

    妖族那边的事情,包不书并未全部说出来,干系太大了,胡颜秋也被说成是在妖族去采集灵药遇到的不得已抓回来的。

    御秋听完之后,惊讶的问道:“你能打过胡颜秋?”

    “偷袭,偷袭。”包不书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御秋感觉包不书说的有问题,妖女可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并且妖女就怕九阳门了?

    不过御秋也不好继续问,因为一方面御秋还没有准备接纳包不书,虽然包不书对南山李家,还有救治自己,但是三个妖女让御秋心里始终有一根刺。

    加上包不书说的事情有些不那么令人相信,心里就更有些成见了。

    随后御秋就打坐修炼,包不书就在另外一边闭目养神。

    李明州也是激动地一晚上没有睡觉第二天一大早,李明州刚刚出门,就遇到李得梁。

    “哟,这谁啊,看见长辈都不知道打招呼了?”李得梁看到李明州,不等李明州开口说什么,就开口说道。

    “这不是李家家主吗?怎么,在恒山派来抖威风来了?”李明州已经下定决心了,听到这话,开口说道。

    “李明州,你这是一个晚辈说的话吗?”李得梁冷声喝道。

    “李得梁,别拿你的辈分来压我,你身为家主,为人处世偏向大房,打压其他,你有本事告诉我,南山李家的矿脉,灵田都是谁在管理的?”李明州听到这话,再看到周围其他修士有看过来,立马就撕破脸皮的反驳道。

    李得梁一瞬间就郁闷了,这李明州谁给他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做。

    “李明州,你要搞清楚,这里可是恒山派的地盘,其他门派的人来了可不好使。”李得梁瞬间就想到了九阳门的那个谁谁谁,开口喝道。

    李明州呵呵一笑:“我也是来找恒山派做主的,我要分家,我不要再受气了,想我虎院,三名真君,十一名金丹,五十多名筑基,居然在你家主的分配下,居然连管理灵田的资格都没有。”

    “你……。”李得梁被这话说的,再看看周围其他修士的目光,李得梁几乎要晕厥过去。

    不等李得梁说什么,李明州冷声喝道:“要不是看在一个老祖宗的份上,你这样的人早就被打了,我已经向恒山派传达了我的意愿。”

    “你……。”李得梁指着李明州,手都发抖,分家,这对于修行世家来说,意味着实力降低,更是意味着家主做的不好。

    李明州仰头就离开了,而周围有修士开口问道:“南山李家怎么没有听说过,一个分支三个元婴,居然连管事都捞不到?”

    “就在南山那边,看着李家家主不过是一名真君,想来也大不到什么地方去。”

    “就是,我都没有听说过。”

    “南山李家,上代家主闭关突破道君,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这一代家主看样子就知道不怎么样,遇到晚辈居然直接开口指责,连给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切,当然是做给我们看的,三个真君,十一名真人,这分支看样子不错啊。”

    “啧啧。”

    修士都是耳聪目明的,李得梁在这些议论声里面,脸色铁青的进了里面。

    为什么说掌门基本都是元婴呢,大门派,超级门派只要有个合适的人管理就是了,元婴正好,低了处理不了某些事情,高了,影响修炼。

    至于小家族,中小门派呢,则是为了撑场面,让别人看看,咱们有真君,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看着点,不要针对我们。

    南山李家也没有周围人说的那么不堪,起码掌门是元婴真君,而不是金丹真人。

    只是周围的修士听到这话,心里看不起李得梁,才故意那么说的。

    砰!

    李得梁回到客房之后,气的拍桌子。

    “爷爷……啪啪。”李云海刚凑上来,就被李得梁打了两个耳光,打的几乎站立不稳。

    “混账东西,李明州在外面已经闹着要分家了,我李家丢人丢到恒山派来了。”李得梁怒声喝道。

    李云森听到这话,小声的问道:“爷爷,他李明州怎么敢?”

    “怎么敢,人家虎远三名真君,结果在我们李家什么管事都没有做,现在李明州就在外面这么说的,你说我怎么说?啊!”李得梁怒声喝道。

    “爷爷,肯定是那九阳门的杂……啪啪。”李云海再次说道,话没有说完就被李得梁打在地上。

    “你说什么,那是九阳门,你有本事出去说啊,看看你怎么找死的,啊!”李得梁怒声喝道。

    李得梁嘴上说这里是恒山派地盘,九阳门无可奈何,虽然道门也有规矩。

    但是以下犯上的门派,修士,在道门最终都会消失。

    “恒山派也是超级门派,你说九阳门,恒山派的人会怎么想,啊,你修炼这一百多年,都是猪脑子吗。”李得梁又骂道,好在这房间有阵法阻隔。

    李云森缩了缩脖子,看着被打的晕乎乎的李云海,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李得梁,怎么回事,大白天的?”

    李得梁一听这话,立马就惊喜不已,玉牌打开阵法,能够在阵法中传音的,只有恒山派的修士。

    “二叔!”李得梁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这中年人一身带有银色丝线的法袍,就是恒山派长老的服饰。

    中年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其实不止。

    “李得梁,你这是长本事了,在恒山派这边打人?”中年人进门之后,看到李云海的样子,冷声说道。

    “二叔,不是的,我愧对祖宗啊,现在我们李家闹着要分家。”李得梁请这这名中年人落座之后,李云森赶紧的泡茶。

    “二祖父。”李云森开口喊道。

    “分家,怎么分家,你这个家主是怎么当的?”中年人听到这话,开口喝道,十分的不满。

    “二叔,这我没有错啊,就是虎院那边,虎院的李明州有个闺女,进了御兽门之后,出去试炼的时候神魂受到重创,御兽门就取消了她核心弟子的身份,随后不知道怎么就去了玉龙门,前些日子,天机门就传讯,说那闺女与双修道侣要来我们李家,但是这两个混账东西趁我不在,把消息隐藏了下来。”李得梁开口说道。

    “混账,回去好好教训,那闺女双修道侣是那个门派的?”中年人冷声说道。

    “是九阳门的弟子,我知道消息之后,就赶紧去虎院那边,那知道李明州与那九阳门弟子根本不理会我,让我难堪不已,不过奇怪的是,虎院那边李明州成了真君,就连李云鸣与李云东也是真君了,我知道事情不妙,结果今天就在外面遇到李明州,李明州公开说了要分家,所以我回来教训这两个混账。”李得梁开口说道。

    中年人皱眉说道:“分家,谁允许了?”

    “李明州说已经给恒山派传达了。”李得梁开口说道。

    中年人听到这话,指着李得梁说道:“你呀,你呀,丢脸丢到这边来了,混账东西。”

    中年人骂完之后,立马站起来:“回去之后,这件事情必须要处理,你这个家主就不要做了,还有那李明州,也必须受罚。”

    “是。”李得梁听到这话,立马回答道。

    中年人听完之后,就立即离开了,中年人来到知事堂这边。

    “风清长老。”知事堂的管事看到中年人,立马恭敬的过来。

    “你们这里有没有南山李家递上来的东西?”风清开口问道。

    “没有,要是有的话,晚辈会通知长老的。”这名管事开口说道。

    “那好,有南山李家的事情,通知我一声。”风清松了一口气。

    风清出了知事堂之后,正准备去找李明州,就听到一声声钟声,风清立马就朝议事厅飞了过去。

    风清到了的时候,发现管事,执事,长老居然都在,足足有三十多人。

    生远看到人来齐了,就开口说道:“今天召集大家来,首先要说一件事情,那就是南山李家分家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们恒山派谁也不能参与进去。”

    “掌门师兄,你召集我们来,就为了这个南山李家?”有长老不满意的问道。

    “是的,你有什么意见?”生远点头,开口问道。

    “掌门师兄,这不是耽误时间吗,一个小小的南山李家,咱们多管闲事啊。”另外一名长老也开口说道。

    风清这个时候赶紧问道:“掌门师叔,南山李家为什么要分家?”

    “风清,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管理灵稻田就安心管理灵稻田。”生远开口说道。

    “生远师兄,风清是南山李家的人,为什么不能管?要是管了呢?”听到这话,风清感激的看了这名说话的修士一眼,这就是风清的师叔,与风清的师父是同一个师父。

    “生心师兄,你要是想管的话,那就先脱下你身上的法袍,离开恒山派,然后随便你怎么管。”生远心里冷笑不已,就知道会有人跳出来。

    “你,生远,戒律堂的人呢,生远这样说,是什么道理。”生心一下子就站立了起来。

    戒律堂的是一名老者一直没有说话,听到这话,站起来说道:“生心不尊号令,咆哮议事厅,以下犯上,待会自己去戒律堂领罚。”

    生心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而其他长老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掌门的话,就是命令,谁要是插手这件事情,逐出恒山派。”戒律堂老者冷声说道。

    下面的人脸色变了,一个小小的李家,居然可以说动戒律堂,戒律堂可是与掌门这边没有什么关系,自成一体的,并且这老者是什么身份,那是掌门的师爷辈分的了,冷酷无比,不近人情,怎么可能就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好了,大家回去转告一下。”生远看着生心,冷笑不已,没搞清楚动静,就来出头了,活该,正好做给其他人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谪龙〕〔伏天氏〕〔诡秘之主〕〔报告教官,我要追〕〔九星毒奶〕〔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东山再起〕〔重生空间之烈女归〕〔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顾先生爱妻如命〕〔天价狐宝:娘亲,〕〔山海意难平〕〔天网建筑师〕〔超时空评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