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阳陆雪琪〕〔重生毒后,帝王不〕〔然后和初恋结婚了〕〔爱恨江山〕〔雪落关山〕〔穿越到游戏商店〕〔长在春风里〕〔竹韵悠长〕〔第一战王〕〔回到古代开书院〕〔我的爷爷是至尊〕〔美女大小姐的贴身〕〔校花之至尊高手〕〔我真不想躺赢啊〕〔未来交易〕〔神眼通天〕〔重生大亨崛起〕〔宠妻攻略:神秘老〕〔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颤抖吧,渣爹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雷法为王 第七十三章 进入(万字更新,还欠十章)
    五毒门这边,七八名修士纷纷露面,大声的喝道。请百度搜索()

    不过这些人都还没有一个结果的时候,金蟾咕咕叫~了一声,然后就变成了直径一丈大小的大家伙。

    准备捡便宜的低阶魔门修士看到这一幕,掉头就跑,要论逃命,察言观色。

    没有人有魔门弟子精通了,这些魔门弟子一看这不是自己可以惦记的,立即掉头就跑。

    那种莽撞的家伙,早就成了灵虫的肥料了,都是人精中的人精。

    当然不可能都跑的,剩下的究竟有多少人,包不不知道。

    反正包不知道自己要等机会。

    前面不时响起修士的惨呼声,怒骂声,以及金蟾的吼声。

    按照道理来说,包不的实力可以潜伏到附近去观看,不过包不并没有那么做。

    因为五毒门不是一般的魔门,这里有不少修士已经炼制了不少的本命灵虫。

    本命灵虫操控之后,就相当于你的一个分身,所以暗中肯定有不少魔修在这里窥视。

    本身酒就是假冒的,再不做的像样一些,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包不不但没有往前去,还不断的后退,现在这个情景,包不并不怕别人偷袭。

    吼!

    金蟾发出怒吼声,一道幽蓝色的雾气轰然爆发出来,周围数十丈之内的灵虫,魔修纷纷中招。

    啊!

    周围响起一片的惨呼声,显然本命灵虫受到了重创。

    “都退开,这是一只异种。”一个声音大声喝道。

    “五长老,这异种我要了,正是适合我。”另外一个声音大声喝道。

    “二长老,谁想要就要看每个人的本事了。”五长老还没有开口,四长老开口了。

    这里这么大的动静,本身门派又处于动荡之中,三位长老来的速度很快。

    至于说那些死掉的,在魔门修士眼里,死掉的都是废物,只配作为灵虫的食物。

    赤果果的弱肉强食的法则,在魔门门派里面,是体现的淋漓尽致的。

    三名长老的出现,让下面的金蟾感知到危险,转身就要逃跑。

    轰!

    二长老随手一挥,一抹绿色的流光就击中这金蟾,金蟾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砸中一块石头,石头上立马冒出滋滋的白色雾气,这是被金蟾身体上的毒液腐蚀的。

    咕!咕!

    金蟾闷声叫~了两声,身体鼓~胀起来,张口一喷,一道白色的火焰就朝三人射了过去。

    “灵火!”三名长老惊呼一声,然后飞身后退,不管什么火焰,都是毒虫的天敌。

    三名长老身上的衣服分别是青色的,黑色的,白色的那个被包不偷袭干~死了,以及一名红色的衣服。

    红色衣服的是四长老,黑色衣服的是二长老,青色衣服的是五长老,大长老不在这里,是金色的衣服。

    二长老的死亡,让这三名长老心里惊惧不已,一名长老居然悄无声息的就被人弄死了,这让其他长老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三位长老就在找原因但是没有丝毫的线索,只有道门那名修士的线索。

    三人在一起,所以才来的这么快。

    三名长老飞身后退的同时,金蟾身体急速缩小,就朝旁边的泥沼里面射了出去。

    这货也是聪明得很,知道三个家伙不好对付。

    嗖嗖!

    红长老与青长老一挥手,分别是一条五彩斑斓的蝎子,这蝎子见风暴涨,还在空中,就朝金蟾喷了一口漆黑色毒液。

    而另外一名青长老,则是一直青色的马蜂,不过这马蜂看起来身体修长,但是身上青色流转,还有点点金光。

    “红长老这蝎子居然这么强大了。”

    “那是当然,红长老的五彩云蝎,也是异种。”

    “青长老的杀人蜂也不简单。”

    “就是,身上都有金色的斑点了。”

    “黑长老也动了,黑长老还是一如既往的阴险。”

    包不竖起耳朵,远远的看着,三名长老悬浮在空中,释放的灵光又是那么显眼。

    周围的嘀咕声中,包不知道了更多的消息。

    同时包不也知道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还不属于五名长老的属下,也就是说还是属于那种外门弟子。

    不过按照师父来说,应该是青长老的这一脉的。

    青长老脑袋就像蛇头一样,好在包不神经坚韧,换了一般人,吓都吓死了。

    三名长老面对一个异种,居然短时间没办法制服,三个长老互相提防,还互相拖后腿什么的。

    周围的魔门弟子对这些很是了解。

    “啧啧。红长老的蝎子这一家伙,差点就把青长老的本命灵虫击中了。”

    “那是故意的好不好。”

    “黑长老怎么不动?”

    “黑长老肯定是想等两人决出胜负再说,白长老莫名其妙的死了,咱们五毒门现在谁都提心吊胆的,太可怕了。”

    “我跟你们说,我可是知道这次是谁杀了白长老。”

    “接着说啊?”

    “灵虫,至少地阶八的,我就告诉你们。”

    “呸……。”

    “这还用说,当谁白~痴一样,门主为什么没在这里,肯定找到线索,去追那个家伙去了。”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看热闹的魔修越来越多,包不越是喜欢,人多好啊,人多收集的资料就越多。

    不过可惜的是,没有一点仙宫以及洞天相关的东西。

    “抓着了。”一名魔修惊呼起来。

    包不赶紧跑过去,看到这黑长老手里一张黑色的子,子里面不是金蟾是什么,这金蟾精神萎靡。

    这种结果是显然的,黑长老身上,一个黑的发亮的蜘蛛格外显眼。

    “哼。”红长老与青长老互相看了一眼,就要离开此地。

    “前辈,前辈,这金蟾是我发现的……。”包不赶紧探头喊道。

    “你想要干什么?”黑长老打断的问道,被一个蛇头看着,包不心里也不好受。

    “不,不前辈,那地方是我三师兄发现的,我被当做诱饵,三师兄说那地方是一个古妖兽的墓地。”包不赶紧说道。

    “带路。”青长老开口喝道。

    红长老也不说话,不过一双美~目看着包不,包不赶紧的缩头。

    大石头后面的裂缝被堵住了,但是这难不倒三位长老,周围的其他稍微有点能力的也紧跟在后面。

    包不摸出一颗丹药丢进嘴巴里面,这丹药有毒,是五毒门用来预防其他剧毒的丹药,这玩意就是以毒攻毒。

    “就是这里了。”很快到达了黑色的湖泊,三名长老看到黑色湖泊,都激动不已。

    黑长老的魔蛛跑到粘~稠的湖水边,直接就兴奋的在里面打滚。

    并且这里还是三师兄的案发现场,包不身上还有一些残存的药粉什么的。

    “你以后就是内门弟子了,拿着这个。”黑长老丢给包不一块玉牌。

    “谢谢诸位前辈。”包不激动的要跳起来,大声说道。

    “好了,都出去。”红长老不耐烦的喝道。

    “刚才那小子有问题,我的灵虫不愿意接近他。”青长老开口说道。

    “废话,那家伙不知道撒了多少驱虫粉……哈哈,我到时忘了,你闻不到。”红长老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哈哈一笑,讥讽的说道。

    “哼,没想到这里也有一个元毒池,我们看看这下面有什么好东西。”

    “估计也没有什么剩下的,这里虽然是妖兽墓地,但是这么多年,被我们搜寻的都差不多了。”

    “不一定,仙魔大战的时候,这里就是丢弃尸体的地方,虽然说搜寻的差不多了,但是谁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出现一些其他东西。”

    “赶紧找宝贝吧,这次白长老死的蹊跷。”

    “哼,我看是有些人眼馋我们这块地盘。”

    三名长老留下自己的心腹,指挥着心腹开始寻找起来。

    至于说包不?

    直接被忽视了,包不也乐得如此,离开之后看着这玉牌。

    玉牌是青色的,上面有一个文字一样的东西。

    “这五毒门的炼器师在什么地方?”包不心里嘀咕。

    回五毒门的路上,可以看到不少的五毒门修士从身边经过,由于五毒门很少有人祭炼法宝,所以这些修士跑路的居多,而且就最近一段时间,飞行的危险性是很高的。

    不过这峡谷里面倒是不存在的,始终都有雾气笼罩着,显然这下面是有一些热量。

    回到五毒门的居所,其实就是一个山洞石室。

    五毒门弟子在门内是不允许发生争斗的,出了门派随便你们怎么打,在居住的地方争斗,双方都会被拿去喂养灵虫。

    包不变身的这个家伙居住的地方,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只有几个巨大的罐子,罐子里面都是有些普通的毒虫。

    任由这些毒虫互相撕咬,最后得出的就是质比较好的。

    但是这还不是灵虫,祭炼灵虫是一辈子的事情,质低下的容易得到,但是没有什么价值。

    质高的呢,又是很稀有的。

    所以绝大部分五毒门修士,都会用中档的灵虫来作为第一个灵虫。

    “八师弟,在吗?”包不听到山洞外面有人喊。

    包不打开木头门,看到来人,开口说道:“你怎么来了?”

    “八师弟,我就跟你说了,三师兄不是好人,不是好人,这次你看你,差点就被三师兄害死了。”来人开口说道。

    “七师兄,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包不开口说道。

    “咋了,心情不好?”七师兄开口问道。

    “我的灵虫死了,现在可怎么办?”包不开口说道,这就是借口。

    “你能够逃命就不错了,还想什么呢,而且三师兄陷害你,他可是还有不少东西在家里呢。”七师兄开口说道。

    “我差点忘记了,走,七师兄。”包不一拍脑袋,然后开口说道。

    “那是,我不帮你谁帮你?”七师兄开口说道。

    来到三师兄居住的地方,七师兄不等包不,直接就冲进去了:“二师兄,你们要干什么?”

    “老七,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里面一个声音不满的喝道。

    “二师兄,这可是八师弟的东西,现在八师弟是内门弟子,你们这些人,竟敢抢夺内门弟子的东西。”七师兄也不甘示弱。

    “谁要抢我的东西?”包不说话也进门了,开口说道。

    “哟,老七,进了内门就不认师兄我了?”二师兄开口说道。

    “二师兄,我听你这话是不满意我进入内门啊,二师兄莫非对黑长老的决定不满啊,那我这就把内门的牌子上缴上去。”包不说话就转身,准备离开。

    “别……别,老八,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来替您收拾东西的。”二师兄一听这话,心里恼火不已,什么玩意这是,没想到这个老八竟然这样阴险,但是嘴上不得不服软。

    “帮我收拾东西,我可是记得三师兄这里有灵虫的,我的灵虫被三师兄陷害,已经死了。”包不开口说道。

    这二师兄是有背景的,所以一直当二师兄,不进入内门,为什么包不要得罪?

    包不就要得罪这些家伙,让自己一进内门,就派遣要命的任务,要命的任务最大可能是什么?

    当然是洞天世界了。

    至于成不成的,不好说,但是什么都不做的话,也不符合魔门弟子的心性啊。

    “灵虫?有,有。”二师兄听到这里,瞬间就明白了,咬牙说道。

    “那就多谢二师兄了,我进了内门之后,大家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包不看到二师兄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开口说道。

    这二师兄居然是金丹顶峰的修为了,要不是包不神念敏锐,还被骗过去了,而且本命灵虫级不低。

    与一帮子筑基期修士混在一起,不管怎么说,在这五毒门,都有一些能量的。

    “这灵虫有些不好啊。”灵虫在玉盒里面,是一条蚕一样的东西。

    “八弟啊,这可是我手里最好的灵虫了。”二师兄笑眯眯的,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杂种弄死喂养自己的灵虫。

    “还有呢,三师兄不可能才这点东西,丹药呢,灵石呢?”就这包不还不准备放过,大声的喊道。

    二师兄瞪眼看着包不,包不手里拿着内门玉牌,七师兄在一边目瞪口呆,自己这是无妄之灾吗?

    内门,外门,等级是非常森严的,哪怕是这位二师兄有足够的靠山,也不能明面上针对包不,并且这是在门派地盘。

    “给你。”二师兄摸出一个储物袋,朝地面抖落了下去,中灵石足足有两百多,还有上灵石几块,还有几个玉盒,还有一些玉瓶。

    “哼,我可是内门弟子,这些东西足够我修炼很久了。”包不飞快的捡起东西,随后低声说道。

    二师兄的脸都扭曲了,看着包不的背影,恨不得立即出手。

    但是二师兄知道不能,这次门派内乱,要是再添乱,那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今天的事情要说出去,我就拿你喂灵虫。”二师兄朝七师兄瞪眼喝道。

    “我……二师兄,我错了,我错了。”七师兄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把别人算计,反而是别人算计了自己。

    二师兄气冲冲的离开了,包不回到洞府之后,立即就收拾东西去内门报道去了。

    七师兄反应过来之后,哪里还有人。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就跟随二师兄的两个人,还有七师兄,所以外人不知道。

    “自己选一个地方。”五毒门内门换了一个地方,这地下空荡荡的地方很多,找一个足够大的地方,然后就成了。

    当然这地方外门弟子是不能进来的,内门弟子选拔还没有开始,所以这里人数很少很少。

    包不找了一个山洞,简单收拾一番,拿出一张兽皮把洞口遮起来,这就成了。

    至于什么法阵什么的,没有?

    “忘记了。”包不赶紧的把三师兄抓的诱饵拿出来,要不是包不准备研究这个储物袋,这人啊,早就忘记了。

    里面的女人已经很虚弱了,不过储物袋里面是类似冬眠那种,不过不是冬眠,毕竟人是热血动物。

    这这女人灌下一碗水,谁里面弄了一点点灵蜜。

    小半个时辰这女人就差不多恢复过来了。

    “这边,是你的,我那边,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包不开口说道,这妇人怎么安顿,包不也没有办法,另外还有在出口那边两个女人,现在这么些天过去了,不知道怎么样了。

    包不不知道的是,九阳门天明出手之后,很快找到了路径,路上虽然有魔门弟子,但是那里是九阳门的对手,毕竟都是低阶弟子,九阳门的九转金身诀,身体强度堪比法宝,当然也有弱点,但是有雷符啊。

    雷符那种无处不在的攻击,让五毒门的弟子的毒虫攻势,根本就不起作用。

    “在这里建立哨所,我亲自坐镇。”天明看到出口,然后看到包不留下的密语。

    整个镇子都布满了剧毒,但是对于九阳门的修士而言,阳火一阵灼烧,什么剧毒都没有了。

    至于两个女人,天明倒是不在乎,就连其他人也不在乎,不过毕竟是包不救下来的,直接送到学院那边安排了。

    两名女人神情呆滞,以后恐怕也好不了了。

    包不拿出一块下灵石给这个女人,让这女人自己去换吃的,然后还带着去了一次,五毒门内门允许有侍女的。

    其实五毒门的侍女很少,因为到了内门之后,很多修士身体都残缺了,要女人拿来干什么?

    有的也就是当一个奴隶而已,然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直接喂养灵虫了。

    然后包不就不管了,闭关研究这里的储物袋。

    包不这一番动作,被二师兄打听之后,认为包不真的不出门派,恼怒的差点直接杀向了内门。

    事实上,二师兄的东西,包不看都没有看一眼。

    “这储物袋上面多了一个木系法阵,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研究一个新的法器,可是很麻烦的,千头万绪,只有找到了头绪,才能进一步的拆解出来。

    三天,包不就拆解出来了。

    然后开始炼制,一次成功!

    “没挑战性啊,白长老的东西,暂时不打开,万一有什么秘法,被人追踪就糟糕了。”看着放在混沌玉牌里面的战利,三枚纳戒。

    赃物一般不急于打开,毕竟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秘法。

    然后包不就炼制雷符,天阶雷符,还是这东西安心。

    “可惜我悟性不好啊,雷法法术领悟了半天,还是一个水雷术,木雷术,火雷术,一个雷球术,其余的就是蛮干啊。”包不对于自己在雷法方面的领悟不是很满意,准确的说,就是一个雷球术,算是一个法术,雷遁术也算,雷遁术在这里并不适合。

    “看来功法太高级了也不好啊。”包不心里嘀咕。

    功法越是高级,就越是考验人的悟性,雷宵经是一本真经,比仙诀还要高一些。

    接连闭关了半个月,包不自己都着急了,终于有人来打扰自己了。

    “干什么?”包不打开修炼室的门,开口问道。

    “外面有人找。”这女人弱弱的回答道。

    “你是?”包不来到洞口,看到一名修士。

    “我是内门大师兄,本来不想打扰师弟的,不过门派有一个任务,不知道师弟感兴趣吗?”这名魔修散发着恐怖的法术气息,开口问道。

    “原来是大师兄啊,我最近在忙于修炼,等修炼两个月突破瓶颈再来做任务。”包不手里还捏着一块灵石。

    大师兄听到这话想,笑容凝固了,开口说道:“确定不去?”

    “大师兄,我做内门弟子,完全是黑长老看得起我,我现在实力去做内门任务,那就是找死,莫非大师兄想要针对我?”包不开口说道。

    “不去就算了,给你机会你不要。”大师兄听到这话,开口说道然后扭头就走。

    包不看着大师兄离开,周围其他内门弟子并没有谁出来,内门弟子的选拔,可是要厮杀的半个月的选拔,然后从内门弟子还要选拔核心弟子,又需要厮杀,都没有时间管别人的事情。

    大师兄并没有回去,而是直接来到了门派管事居住的地方。

    “师父,那小子不上当,正在闭关修炼。”大师兄开口说道。

    这名管事皮肤黝~黑,看样子就像中毒一样。

    “这个给你,是一道门派强制任务,别告诉他要去什么地方,让他去秘境。”一块玉牌被拿出来,递给了大师兄。

    “是,师父。”大师兄一听这话,就松了一口气。

    “敢打我孙子的主意,找死,那黑长老并不记得这个人。”这人开口说道。

    “是。”大师兄听到这话,能说什么,只能说是了。

    大师兄出来之后,看着玉牌,心里嘀咕:好在那小子并不知道秘境是什么样子的,只要到了地方,就是丢也要把这小子丢进去。

    包不这边刚刚吃完东西,都是普通的东西,这女人把这里收拾的很干净,一点尘土都没有。

    对此包不也只有随缘了,有机会救出来了,就救,没机会的话……。

    想到这里,包不心里猛然一惊!

    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这样想了,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闭上眼睛,包不回想着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变的与其他修士一样漠视普通人吗?

    不?

    应该不是。

    “要是漠视普通人,我就不会发明火车蒸汽机了。”

    “我不可能救所有人!”

    “但是我也绝地不会放弃救任何一个人的机会。”

    包不意志坚定,很快就想通了。

    三天之后,大师兄再次上门来了。

    “门派强制任务,跟我走。”大师兄直接丢下一句话。

    “大师兄,什么门派强制任务,我带点东西可以吗?”包不就在洞口,开口说道。

    “废话那么多,赶紧收拾东西。”大师兄没好气的喝道,手里拿着的正是任务玉牌。

    话说这玩意包不认识是认识,但是不能查看啊,不然就露馅了。

    回到山洞里面,包不直接把这女人打晕了,然后塞进了储物袋里面。

    可以预想的是,这一次自己离开之后,这女人以后的下场也就是被当做灵虫的食物。

    “别走错了,这里可是门派的禁地。”大师兄开口喝道。

    包不紧随其后,左右看看,一副担心的样子。

    “大师兄,我怎么没有听说门派强制任务会在门派禁地做的,即使是做也应该是核心弟子与传承弟子做啊?”包不狐疑的问道。

    大师兄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传承弟子与核心弟子还没有选出来,新晋的内门弟子都要做任务,但是其他人争夺内门弟子的时候受伤了,就轮到你了。”

    “可是我还没有突破,我这修为?”包不抱怨道。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们这些原本的内门弟子,已经完成了今年的强制性任务。”大师兄开口说道。

    “大师兄,我要看是什么任务?”包不停下,开口说道。

    “小子,我警告你,你要是不走,我现在就有权利弄死你,这是门派强制任务,任何人不得更改。”大师兄冷声说道,同时释放出强大的气息。

    包不缩着脖子,不得不朝前面走过去。

    建筑!

    一个巨大的建筑,不过建筑大半都隐藏在山体里面,看样子就是是被埋藏起来的一样。

    还有些倾斜,大师兄带着包不走进了一个山洞。

    准确的说,这里应该是一个窗户。

    进去之后,地面是平的,但是墙壁与顶板是斜的。

    走了一刻钟之后,一个造型古朴的大门就矗立在房间中央,这不是包不第一次看到这种了。

    “拿着这个,进去!”大师兄命令道。

    “大师兄,这是什么,从旁边进去?”包不狐疑的探头问道。

    “激活玉牌,我来告诉你……滚吧。”大师兄看到包不激活玉牌,一挥手,包不就飞进了门里面去了。

    “呵呵。”大师兄呵呵一笑,然后就离开了。

    “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呢?”大师兄走了一段路,小声嘀咕,刚才最后那一幕,与前面的表现,完全不合适啊。

    包不也知道最后自己表现出来的有些急切,有点假,不过无所谓了,反正目的之一已经达到了。

    “重力居然是三倍左右!”包不刚刚恢复知觉,就发现不对劲。

    “呵呵,五毒门,活该。”随后包不就知道为什么五毒门的高阶修士进来,回不去。

    五毒门高阶修士,身体大部分都变成了灵虫了,这地方对于普通灵虫,那就是灾难,三倍重力下,想飞起来是不可能的。

    不能飞起来,五毒门修士能力就大打折扣,要是灵虫体弱一些,灵虫都会慢慢的死亡。

    运转雷法,雷法的运行倒是没有什么阻碍,不过血液,肌肉吸收的法力增多了。

    “这是好事啊,我在原本的世界,身体体质很久都没有增加了。”包不对于这种情况,不惊反喜。

    手里两个金瓜锤,包不发现这地方是一片黑暗,空气中充满了腐朽的味道。

    运用法力,眼部的气血流转,逐渐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一个密室?”看了看周围,是一个密室一样。

    再看看地面,没有任何的痕迹,只有黑黑的土地。

    “这地方肯定还有生命,不然五毒门的人进来,怎么也得留下一点什么东西。”包不心里嘀咕。

    神念扫描,也感觉有些迟滞,这就是重力增加带来的后果。

    咚!

    的一声,毫无异常反应的,包不双脚猛然发出一声响声,整个脚就踩进了泥土里面。

    “五倍重力,我……这是个陷阱?”包不神念一动,飞快的运转雷法,浑身血脉涌动起来,看得见的血管暴露出来,还一跳一跳的。

    “不行,要快走。”包不不知道压力还会不会继续增加。

    五倍重力,基本就是极限了,因为这个重力不是瞬间重力,是持续性的。

    就像八十斤的东西,短时间扛没有问题,但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呢。

    “这真是修士的死地,莫非这里与巫有关!”这种地方,对于修士来说,起码绝大部分修士来说,是死地。

    除非达到一个极高的高度,不被大地力量束缚。

    不过看了看密室一样的空间,包不就知道这不现实。

    包不几乎是爬着往前走的,速度很快。

    一个出口,向上的台阶,包不赶紧爬过去。

    轰!

    的一声!

    包不感觉身上就像被一座大山压着,并且地面就像有庞大的吸力一样。

    “太狠了。”包不头晕了一下,随后立即清醒过来。

    快速的在地面上拖出一道痕迹,直接上了台阶。

    噗!

    上了台阶的瞬间,由于重力的瞬间恢复,浑身血气爆发,包不内脏都受到不小的冲击。

    这种压力的瞬间变化,要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血管早就爆了。

    哪怕是修士,也得受到重创,包不的身体自认为是非常强横的了,还会受伤。

    “五毒门除非几名长老,其他的来多杀死多少,难怪什么都没有留下,重力的轮番变化如果一直持续下去,任何东西都会回归最原始的粉尘。”包不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台阶。

    感觉头皮发麻!

    巫!

    在现在给人一种落后,愚昧,是蛮人的东西的感觉。

    但是从包不了解的历史来看,这个世界最早起源的就是巫,传说中的先天灵宝,绝大部分都是巫持有的。

    所以巫是神秘而强大的,至于巫为什么会没落,这一点没有人说的清楚。

    深吸一口气,包不不但没有离开这台阶,反而是试探性的朝地面迈出一步。

    三倍重力!

    包不有些明悟了,看来这地方也是一个阵法。

    “这些黑土,莫非就是掩盖阵法的?”包不心里嘀咕。

    不过包不并未打算现在研究,这外面是什么情况,先要看看。

    台阶依次向上,回旋,盘旋。

    当包不看到藤蔓的时候,也是惊讶不已。

    扒~开藤蔓,包不感觉到了浓厚的灵气,几乎赶上了中等灵脉的灵气了。

    废墟,包不自己在一座废墟上,参天的大树就长在这些废墟上,废墟是用石头建造的。

    包不在整个废墟的最高处,周围是大~片的藤蔓。

    依稀可见的街道,房子,放眼看去,是一大~片的谷地,宽有三十里,长不知道,在对面山脚下,可以看到一条茂密的森林带,那是河流的象征。

    拿出金瓜锤,包不出了废墟

    “也许是高塔一类的建筑。”包不看了看自己出来的地方。

    “起码有上万年的历史了。”看着厚厚的黑土,这些黑土是落叶形成的,足足有一丈多深。

    那么周围的建筑起码在三丈左右,估算了一下,就知道这里经历了多少时间。

    “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包不心里嘀咕。

    然后变身成一只灰飞的鸟,瞬间飞上了天空。

    无边无际的绿色,整个天空也是蓝色的,包不飞到了数千丈高空,看到的还是绿色。

    “哇!”的一声,一只巨大的鸟,就像恐龙一样,从包不的头顶飞过,对于包不这个比蚊子还小的东西,这大家伙根本就无视了。

    “翅膀伸开,起码是五百丈,长起码有两百丈……。”包不估算了一下,顿时觉得无语了。

    伴随这大飞龙飞行之后,是狂暴的风,包不拼尽全力,才从这乱流中掌握好身体。

    大家伙走了之后,包不就看到一些生物出现了,大小不一的飞禽,地面上偶尔看到一个个生物的身影在林间出没。

    “难道那大家伙每天按时从这里经过?”包不心里嘀咕。

    不然怎么解释这种情况,几只想要吃包不的鸟,反而被包不变身的鸟啄的是四散而逃,就没有鸟敢针对包不了。

    翅膀一扇,包不朝那个大鸟飞去的方向飞了过去。

    足足半个时辰,包不连影子都没有看到,不得已又回到废墟所在的地方。

    然后仔细搜寻起来。

    “这个世界灵气充足,有大家伙出现,也是应该的,刚才那大家伙一旦发起攻击,后果只怕不堪设想。”包不心里嘀咕。

    植物很茂盛,灵药也不少,不过让包不疑惑的是,这里的灵药没有千年,万年的。

    最多就五百年的。

    “这是为什么?”包不心里嘀咕。

    然后继续寻找,圆耳灵鼠被包不拿出来,当然千年灵药,万年灵药本身就很少。

    所以暂时没有找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寻找了数个时辰,跑了数百里方圆,包不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有妖兽,低级妖兽不少,但是高阶妖兽没有。

    按照这种妖兽分布,这里能够养活高阶妖兽。

    另外就是灵药,最长的是五百年,没有超过五百年的。

    “难道刚才那大家伙就是这片领地的主人?上年龄的灵药都被收起来?”包不心里嘀咕。

    别猜测妖兽的智商,因为谁也不知道妖兽的智商上限,同时也不知道下限。

    “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应该千年会被扫荡一次?”包不看了看,开口说道。

    “也不对,应该说是大于五百年时间,至于是六百年,七百年,千年,万年,都不一定。”包不很快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更加准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危险!

    这是一个危险的世界,刚才那大家伙要释放法术的话,估摸着毁天灭地吧。

    很简单的例子,在灵山上面生活的妖兽,对上不是生活在灵山上的,哪怕是同一个种,第二种实力也会低很多。

    “等等看。”包不决定等等,看看是不是那大家伙每天会来。

    第二天!没来!

    第三天!没来!

    包不很有耐心。

    在第四天的时候,猛然间包不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原本鸟叫,虫鸣的,一片安静。

    哇!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包不听到了这个生意。

    声音格外刺耳,这一次包不看仔细了。

    大~片的鳞甲,宽大的肉翼,看着就像是一个恐龙一样。

    追!

    看到大家伙离开,包不立即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谪龙〕〔伏天氏〕〔诡秘之主〕〔报告教官,我要追〕〔九星毒奶〕〔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东山再起〕〔重生空间之烈女归〕〔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顾先生爱妻如命〕〔天价狐宝:娘亲,〕〔山海意难平〕〔天网建筑师〕〔超时空评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