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完整版)萧〕〔武极神王〕〔提灯映桃花〕〔龙王殿完整版(全文〕〔龙王殿(完整版)萧〕〔贞观有新人〕〔成化十四年〕〔穆斯林的葬礼〕〔仙王的日常生活〕〔乔梁和章梅小说免〕〔尾声〕〔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麦田里的守望者〕〔逆袭人生乔梁全文〕〔罂粟花〕〔逆袭人生全文免费〕〔金牌助理〕〔都市沉浮〕〔薄爷,你夫人又美〕〔半城风月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贞观第一闲王 第7章 凉拌
    启动新域名

    陈安遭遇重击,两眼顿时金星四溅,头脑发沉,下意识摸着额头转身要跑。

    却不料韦枫右脚轻轻一绊,他再也站立不住,一跤跌倒在地。

    入画侯个正着,大棒再挥,这次准确击中其太阳穴,打得陈安闷哼一声,再也不能动弹。

    小妮子人狠话不多,这几下比自己还要历害。

    韦枫看得眼角直跳,没想到入画平日里说话都要脸红,战斗起来却是一位辣手罗刹。

    郑观音在屋里答应的很好,出来后便怂了,她不敢动手,将手中木棍一丢,跑去解侍书的绳子。

    得了自由的侍书一肚子闷气正没处发作,拾起地上的木棍一阵风式的冲过来对着陈安连敲数棍,一面打一边嘴里大叫。

    “打死我自去偿命!”

    见陈大人有性命之忧,随行的宦官们正要上前,却见郑观音双手背负于后,一声断喝,如凤凰清鸣。

    “谁敢上前?”

    太子妃的气势瞬间降临到她身上,吓得十数名宦官低着头不敢动弹,没有人敢正视她一眼,就是韦枫也被唬得连退数步。

    这就是上位者的气势?自己还是第一次见识呢。

    就见郑观音纤手一指陈安。

    “无论打死打残,你们带了回去,让长孙无垢前来说话。”

    韦枫忍不住比划一记大拇指,这气场,哪里还像是寻死觅活的小媳妇。

    一听郑观音要太子妃前来讲理,宦官们‘扑通’一声全跪下来。

    “小人们万万不敢,还请娘娘饶陈大人一命!”

    只有韦枫不曾下跪,就见他大叫一声,张开双臂扑向陈安身上将其护住,对着侍书嚣张的吼道。

    “来,来、来,先打死我罢!”

    入画连忙过来拉住了侍书,侍书气也出了,哪里肯打韦枫,连忙将木棍丢了,向着鼻青脸肿的陈安吐上一口唾沫。

    “便宜你了。”

    刚刚清醒过来的陈安只觉左右肋间莫名一痛,再次昏迷过去。

    众人见韦公公舍身救人,连忙上前将陈安抬了起来,眼见已经去了半条命。

    “东西留下,你们可以去了。”

    郑观音说完这话一拂长袖,头也不回的进了内院。

    入画扶着侍书随后跟了进去,只留下外面一群人面面相觑。

    “愣着干什么?快抬回内侍监医治,要是陈大人有个三长两短,仔细你们的皮!”

    韦枫一边叫着,一边领着众宦官将马车上的物品卸下来,让陈安躺了上去。

    “快,快,快回,不然陈大人只怕性命不保啊!”

    一众人手忙脚乱的收拾完毕,驾马的宦官将长鞭甩圆,只听马嘶阵阵,那马吃痛撒开双蹄绝尘而去。

    拍了拍双手,整理完服饰,韦枫对一位吓呆的小宦官说道:“你快进去看看屋里那位现在如何了?”

    “我……我不敢去。”

    刚才那情形将众人唬得够呛,权倾内侍监的陈安被郑观音主仆打个半死,现在谁还敢进去找虐呢?

    “那你去。”

    韦枫指向另一位。

    “韦公公,我……我……胆子更小。”

    “那你们谁去看看?要是里面出了事,咱们脑袋都得搬家!”

    六名小宦官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然后全体将眼光看向韦枫。

    “韦公公。”

    “韦大人。”

    “此事非韦大人不能矣。”

    “我去?”韦枫大吃一惊,用手指着自己,“咱们都是生死好兄弟,你们不能这样坑我!”

    一名宦官心思活跃,接口说道:“韦大人,当初咱们可是说好的,你一人驻守内院,其它诸事不管,前庭自有咱们负责,大人义薄云天,一口唾沫一根钉,有燕赵侠士之风,咱们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是就是,韦大人前去,一定能化干戈为玉帛。”

    “咱们唯韦大人马首是瞻。”

    “韦大人出马,一个顶俩。”

    盛情难却,韦枫被几人围在中间脱身不得,只好一拍大腿,指向地上那些物品,“幸好有这些东西,不然吾命休矣!”

    “这些东西都交由韦大人处理,只要里面的人平平安安不出问题,咱们就谢天谢地了。”

    韦枫大手一挥,“来呀,咱们将东西统统搬进去,别怕,我走最前面。”

    一顿忙碌之后,看着院中一难鸡鸭鱼肉和其它物品,韦枫满意地点点头,闭了后院大门,迈步进了正屋。

    活色生香,冰肌玉骨,白花花的一片差点耀瞎了他的双眼。

    “喂,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在做什么?”

    仔细一瞧,侍书只着了一丝半缕躺在榻上,入画正在为其擦药,画风极其诱人。

    半遮半掩,若隐若现,韦枫发现自己身体某处有了些许变化,连忙举步要走。

    “韦公公回来。”

    侍书的声音从身后飘了过来,韦枫只好停住了脚步。

    “这有什么,你是公公,咱们不用避讳。”

    心中暗暗叫苦,韦枫一时间找不到言语掩饰,就听侍书继续唤道。

    “韦公公,不若你来帮我上药。”

    “这个……那个。”

    韦枫尚在迟疑,入画过来将手中伤药向手里一送。

    “她就喜欢公公你呢,现在只怕是伤口也不痛了。”

    韦枫没有办法,只好接过伤药,脚步飘浮的来到榻前。

    这真是要命啊!

    他将眼睛半闭,胡乱的开始擦拭起来。

    侍书的声音十分温柔。

    “韦公公,今儿多谢你了,不但替我们出了气,将那人打个臭死,还得了这么多羊肉,够咱们吃上一段时间了。”

    “嗯嗯。”

    “韦公公,见到你,真是奇怪,身上竟不是很疼了。”

    “嗯嗯。”

    “韦公公,你真好。”

    此时的韦枫宛如上刑场,侍书的肌肤保养极好,一股股电流灼得他苦不堪言,哪里还能正常说话。

    “韦公公,你说陈安会不会前来报复?”

    “当然。”

    侍书脸上的喜悦消失了,期期艾艾的问道。

    “要是他欺负娘娘该怎么办呢?”

    “凉拌。”

    “凉拌是什么办法?”

    一旁的入画没听明白,下意识开口询问。

    韦枫心神不宁,不过是随口而出,现在也只能胡乱解释。

    “凉拌就是不劳你们费心,这事由我来摆平。”  贞观第一闲王,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九转封妖〕〔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我在魔法世界开创〕〔垂钓之神〕〔剑卒过河〕〔正身法道〕〔从红月开始〕〔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看守魔女们的典狱〕〔叶辰萧初然〕〔我不可能是剑神〕〔末日起源之英雄崛〕〔此生一出戏,只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