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柠晏准安〕〔再见战爷〕〔超强狂婿〕〔闵暖季司凉〕〔上门为婿〕〔主角叫洛诗涵战寒〕〔龙王殿萧阳(完整版〕〔洛诗涵战寒爵小说〕〔战爷,您老婆又作〕〔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都市逍遥医神〕〔妃要出位〕〔战神锋芒〕〔玄门遗孤〕〔我,最强弃少〕〔护花高手在都市〕〔抗日之暴力军团〕〔邪世帝尊〕〔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镇国战神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贞观第一闲王 第18章 查岗
    启动新域名

    郑美柔听王利说完,声音有些颤抖起来,“姐姐的来信表明她现在生活还不错,秦王和长孙氏并没有刻意为难姐姐,也没为难咱们李府,更没有必要去为难大都督。”

    屋内三人彼此互看了几眼,空气一下凝重起来,王利又将书信看了几遍,突然长身而起,抱拳说道:“利不能在这里呆了,这就出城飞骑赶往幽州,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尽快告之大都督。”

    李安俨并不强留,而是伸手一引,“大人速行,迟则生变!”

    王君廓早年出身绿林,干得是响马的勾当,现在这样劝说李瑗造反,其中一定含有绝大阴谋。

    待到王利去后,书房内一片死寂,夫妻两人想着幽州之事,背心上一股股发凉。

    秦王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东宫旧臣的身边,真是防不胜防啊,李瑗危矣!

    李安俨当初没有选择和薛万彻一同逃往终南山,就是明白天下虽大,已经没有了立锥之地。

    他心灰意冷回到府中闭门不出,等待着朝廷派人前来刀斧加身,希望能用自己一命换得全府老少平安。

    成为太子的李世民好似已经将李安俨彻底忘记,到现在也没派一兵一卒上门。

    “今天真是多亏了韦公公,要不是他,李大都督还蒙在鼓中,要是夫君去了幽州,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郑美柔长吁了一口气,显示出心中的后怕,“夫君,这封信不知道救了多少人性命,这位小宦官功德无量!”

    李安俨浓眉紧皱,“不过是一位区区宦官,大言不惭,竟要保咱们李府平安,何其可笑?”

    他站了起来,走到屋西的神龛处,点燃三枝香,向着李建成的牌位拜了三拜。

    “太子殿下,请恕属下无能,也许很快就会前来追随殿下。”

    郑美柔眼眶立即就红了,“夫君,听韦公公之言,事情或有转机。”

    “呵呵。”李安俨摇了摇头,“阉人说的话你也当真?没准他就是想诈些钱财罢了。”

    “夫君,他要的并不是金银玉器,只是些普通物品,并不值什么,并且还能让咱们姐妹见面,表明他有深谋远虑。”

    李安俨听完之后迟疑着说道:“这位宦官也许忠心无二,可你想想,一位阉人能做什么呢?”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良久郑美柔幽幽说道:“天无绝人之路,夫君,咱们且信他一回,要是李府没了,这些东西拿来也是无用。”

    李安俨看着娘子深情的目光,一时间英雄气短,闭目长叹,“由着他去,咱们逃不开此劫便死作一处罢了。”

    “夫君。”郑美柔声音有些发颤,“妾身有预料,咱们一定能转危为安。”

    李安俨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幽州万万去不得,王君廓明显是要用李瑗一府的人头来染红自己头上的顶戴!”

    呆呆地看着李建成的牌位,李安俨长长叹了一口气,“东宫算是彻底完了,咱们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郑美柔却没有夫君那么悲观,那位韦公公一封书信便救下了李瑗,想着他自信的言语,想着姐姐字里行间中的平静,她心中多了不少安慰。

    “夫君,咱们马上安排与姐姐见面事宜。”

    ……

    烈日炎炎,汗落入雨,别馆众人虽然衣衫单薄,却也闷得十分难受,太阳在天上不知疲倦的工作,将大地烤得一片焦糊。

    “门牙。”

    “麻饼。”

    长乐门的前庭火热朝天,几位小宦官甩开膀子正在血战到底,这段时间因为韦枫的原因,他们每人手上都阔绰了一些,打起麻将来精神头更是十足。

    就听到大门外一声马嘶,韦枫带着采购物品回来了。

    自从陈安指使下人断了长乐门的生活用度,韦枫便买了辆马车,平日里自去东、西市采购物品。

    陛下喜欢麻将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后宫,大家都知道韦枫很快就会飞黄腾达,不光六名小宦官,那些右武卫士卒也比平日客气了许多。

    马车很新,花费了韦枫不少钱财,无论是木质还是色彩都属于上乘,更加印证了韦枫已非吴下阿蒙。

    “韦大人,今天买了些什么东西。”一名小公公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来,请大家参观一下。”韦枫并不多言,直接打开车厢。

    众人纷纷好奇的伸头看去,车里除了残汤剩饭,便是些芦苇、竹子、油脂之类的物品,纷纷笑道:“韦大人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呢?”

    不待韦枫说话,那位小官宦摇头晃脑地提醒道:“诸位,韦大人一定是让里面那三位女人做蔑匠的活,惩罚那日对陈大人无礼。

    “对极,对极。”韦枫点头承认下来。

    “韦大人真有本事,将内院三位管理得服服贴贴。”

    “咱就服韦大人。”

    其余人嘴里一边应和,一边落座开始新一轮的牌局,眼神都落在牌面上,再也没多瞧马车一眼。

    他们现在收入十分为限,腰里也不过百十来文钱,人人眼露红光,都想将别人腰间的铜钱赢到自己这边来。

    ……

    “大人,韦公公倒是拼命办事,天天亲自采购物品,咱们的人看得真切,果然都是些残汤剩饭,做不得假,看来他是想早日完了差事,跑来宫中热闹。”

    “痴心妄想。”

    陈安冷冷一笑,摸了摸左脸颊,那里还隐隐作痛。

    太子监国,太子妃既要帮衬夫君,又要充当太极宫与东宫之间的润滑剂,忙得脚不点地,她手下这帮亲信也累得够呛。

    陈安的伤已经好了许多,他将重心放在了长乐门,严密监视韦枫的动向。

    “不瞒你们,我总觉得那小子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一位小宦官怎么可能镇住隐太子妃呢?常侍大人说了,事情太反常,也许有问题。”

    见陈大人怀疑韦枫,心腹谢彬立即接声回道:“大人,这有何难,咱们找个机会进内院一探究竟,便什么都知道了。”

    “也好。”陈安有些吃力的抬起右手指向谢彬,“刚才来报,韦枫这个时侯正好不在长乐门,你现在立即前去查看一番。”

    “是。”

    谢彬接了任务很快出了掖庭宫,骑马来到长乐门,唤过那名相熟的小宦官,将陈大人的意思转告于他。

    “现在韦公公正好不在,大人进去便是。”  贞观第一闲王,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异世的逆袭〕〔绑定天才就变强〕〔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李凡小说全文免费〕〔正身法道〕〔我真的是正派〕〔文明之万界领主〕〔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真没针对法爷〕〔赤心巡天〕〔叶辰萧初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