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心动魄:被穿萌〕〔快穿女配:反派BO〕〔升级系统从制霸校〕〔悍妻〕〔杨辰秦惜不败战神〕〔不义超人从漫威开〕〔快穿之完美命运〕〔穿书文里的团宠女〕〔我能扫描万物!〕〔武圣〕〔护花小神医〕〔林平李静小说名字〕〔超级女婿赵旭〕〔霍老〕〔雄爸天下〕〔爱你成瘾:偏执霸总〕〔总裁爹地〕〔神豪的万界之旅〕〔顶级神豪〕〔谁说我不会修仙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贞观第一闲王 第29章 ??给钱吧
    启动新域名

    酒楼为两层建筑,飞檐走璧,古色古香,上书‘陶然“两个大字,皇家产业果然气派非凡,

    面积很大,分为上下两层,其中的设施看上去价值不菲,整座楼格调也很大气。

    韦枫十分满意,粗略一看,比名噪宋代的樊楼也小不了多少。

    要将这是酒楼改造成麻将馆,无须太大变化,只需换一个名字,将一楼分隔成一间间单独的麻将室,麻友之间不要互相干扰即可。

    一楼为大堂,二楼则改装成包厢,

    一楼员工数量不需要太多,每人负责十桌麻将,算起来只需要十多名员工足矣,包厢的服务人员则用荷官,这个到要好生甄别、调教一番。

    酒楼掌柜正在柜台里面无精打彩瞌睡,几名小二也在各自发呆,清静的像是书房。

    场面冷静,顾客全无,韦枫摸了摸鼻子,这座酒楼就像后世的国有企业,这些人汗涝保收,完全没有一丝动力。

    怪不得现在国库这么穷,无论是李渊还是长孙无垢都为钱财忧心不已。

    掌柜见有顾客临门,总算是来了一点精神,咳嗽了几声,一名麻脸小二睁开了瞌睡的眼睛,一步三摇上了二楼。

    没有笑容,没有殷勤,只有一张古板的脸。

    这是什么素质?要是放在前世自己公司,韦枫早让他们滚蛋了!

    点上满满一桌酒菜,韦枫准备见识唐代的巅峰美食,皇家产业应该能代表最高水准了。

    几筷子刚下去,韦枫感觉很受伤。

    这个时代没有辣椒和炒菜,调味品也少的可怜,菜肴吃在韦枫嘴中,实在不算美味。

    酒是绿蚁酒,其实就是浊酒,看上去像是过期变质的液体,下面全是沉淀物,只能赋予韦枫呕吐的欲望。

    闭着眼睛喝了半碗,还好,味道比外表要好上一些,跟米酒差不多,至少还能咽下去。

    肉是羊肉,比自己以前随便烤得还要差上一筹。

    无奈地放下手中筷子,韦枫问道:“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饥渴公子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叫杨能,乃是陇右道商人,时常行走于长安,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在下韦枫。”

    韦枫没从杨能身上看到半点西北人的味道,口音也不是很正宗。

    敢情是糊弄自己没去过吗?西北大环线自己可是自驾过很多次呢,忒不厚道了!

    杨能指上的老茧说明他练过箭术,韦枫不由对他的身份更加好奇,应他的请求讲了一段《玉蒲团》,杨能那表情恨不得夺舍到男主身上。

    “韦兄,你快快将腹中的书写出来。”

    “好说,好说。”

    印刷术还未普及,全靠手抄,任何好书都流行不起来,不然孔子也不用周游列国了,只需将他的文章刊印出来自然轰动天下,各方弟子会踏破他的门槛,哪里才止三千之数。

    “韦兄的书一定会受欢迎,写出来后,我便着人抄写,必能赚钱。”

    没有文艺性的艳情适合精力旺盛的粗鲁汉子欣赏,大唐现在基本都是文盲,还真有广阔市场。

    韦枫点了点对,端起酒杯漫不经心问道:“听说颉利可汗和突利可汗不合?”

    “韦兄说的不错。”杨能看来是想在韦枫面前表现一下,径直说道:“突利可汗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他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汗位,但自身的实力不及颉利可汗,只能隐忍不发,所以两人是面和心不和。”

    这些突厥王室的辛秘,看过历史书的韦枫知道,但普通人并不知道,韦枫出言一试,此人果真和突厥脱不了干系,对突厥汗位的由来十分清楚。

    他是什么身份?竟然能接触到这样的消息。

    韦枫并没有继续询问,而是将话题一转,又回到了上。

    偌大一桌酒菜带着无边的幽怨,静静地盯着他们聊天。

    听完了《玉蒲团》整个故事,杨能砸了砸嘴。

    “韦兄,这故事真不错,结局也让人回味无穷,还有警醒之意。”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韦枫决定先试试这种短篇,如果市场认可,自己写上几百万字的长篇也没问题。

    想着郑观音那一手漂亮好字,韦枫嘴角一扬,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终于有事可忙,省得自己带着侍书和入画在作坊里忙碌,她总显得有些脱离群众。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韦枫招手让掌柜过来结帐,杨能见状连忙说道。

    “今番由我做东。”

    “客官,一共是三十贯又十五文钱,给你抹了零头,算做三十贯。”

    “多少?”

    两人大吃一惊,都以为耳朵听错了。

    掌柜一副笑咪咪的神情,只是将声音提高了一些。

    “两位客官,三十贯。”

    韦枫嘴里一句‘草里马’差点蹦了出来,现在又不是武德元年,东都洛阳斗米可卖到八、九千钱。

    虽然百姓并不富裕,朝廷还很穷,米价也不会超过十钱。

    吃这样一顿饭就要三十贯?摆明拿着超级斧头宰客,把自己当成冤大头!

    韦枫差点将刚吃的食物全吐出来,自己将要接手什么样的烂摊子啊!

    他气极反笑,对着杨能歉声说道:“杨兄且自去吧,我留在这里就行了。”

    “那不行。”

    杨能边说边摸向腰间,一时间伸不出手来,想来身上没带够饭钱。

    谁会带三十贯在身上呢?

    “韦兄,等我一下,人有三疾,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杨兄,不用……”

    一声没唤住,他已经三步并着一步下楼而去,连背影也不见。

    这速度,都可以去参加百米决赛了。

    韦枫心中涌起一份感动,虽然和他只是萍水相逢,聊了些风花雪月,这人看来是真心和自己交朋友。

    他算是自己在大唐的第一位男性朋友吧,虽然现在只能算酒肉朋友。

    掌柜并没有为难杨能,只是将目标锁定在韦枫身上,他招招手,又上来两名小二,三人呈‘品’字形将韦枫围了起来。

    右首的小二一掳衣袖,露出油亮的肌肉,将双手按在酒桌上,长满黑毛的胳膊显得十分吓人,俯下身子对着韦枫吼道。

    “酒楼为两层建筑,飞檐走璧,古色古香,上书‘陶然“两个大字,皇家产业果然气派非凡,

    酒楼面积很大,分为上下两层,其中的设施看上去价值不菲,整座楼格调也很大气。

    韦枫十分满意,粗略一看,比名噪宋代的樊楼也小不了多少。

    要将这是酒楼改造成麻将馆,无须太大变化,只需换一个名字,将一楼分隔成一间间单独的麻将室,麻友之间不要互相干扰即可。

    一楼为大堂,二楼则改装成包厢,

    一楼员工数量不需要太多,每人负责十桌麻将,算起来只需要十多名员工足矣,包厢的服务人员则用荷官,这个到要好生甄别、调教一番。

    酒楼掌柜正在柜台里面无精打彩瞌睡,几名小二也在各自发呆,清静的像是书房。

    场面冷静,顾客全无,韦枫摸了摸鼻子,这座酒楼就像后世的国有企业,这些人汗涝保收,完全没有一丝动力。

    怪不得现在国库这么穷,无论是李渊还是长孙无垢都为钱财忧心不已。

    掌柜见有顾客临门,总算是来了一点精神,咳嗽了几声,一名麻脸小二睁开了瞌睡的眼睛,一步三摇上了二楼。

    没有笑容,没有殷勤,只有一张古板的脸。

    这是什么素质?要是放在前世自己公司,韦枫早让他们滚蛋了!

    点上满满一桌酒菜,韦枫准备见识唐代的巅峰美食,皇家产业应该能代表最高水准了。

    几筷子刚下去,韦枫感觉很受伤。

    这个时代没有辣椒和炒菜,调味品也少的可怜,菜肴吃在韦枫嘴中,实在不算美味。

    酒是绿蚁酒,其实就是浊酒,看上去像是过期变质的液体,下面全是沉淀物,只能赋予韦枫呕吐的欲望。

    闭着眼睛喝了半碗,还好,味道比外表要好上一些,跟米酒差不多,至少还能咽下去。

    肉是羊肉,比自己以前随便烤得还要差上一筹。

    无奈地放下手中筷子,韦枫问道:“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饥渴公子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叫杨能,乃是陇右道商人,时常行走于长安,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在下韦枫。”

    韦枫没从杨能身上看到半点西北人的味道,口音也不是很正宗。

    敢情是糊弄自己没去过吗?西北大环线自己可是自驾过很多次呢,忒不厚道了!

    杨能指上的老茧说明他练过箭术,韦枫不由对他的身份更加好奇,应他的请求讲了一段《玉蒲团》,杨能那表情恨不得夺舍到男主身上。

    “韦兄,你快快将腹中的书写出来。”

    “好说,好说。”

    印刷术还未普及,全靠手抄,任何好书都流行不起来,不然孔子也不用周游列国了,只需将他的文章刊印出来自然轰动天下,各方弟子会踏破他的门槛,哪里才止三千之数。

    “韦兄的书一定会受欢迎,写出来后,我便着人抄写,必能赚钱。”

    没有文艺性的艳情适合精力旺盛的粗鲁汉子欣赏,大唐现在基本都是文盲,还真有广阔市场。

    韦枫点了点对,端起酒杯漫不经心问道:“听说颉利可汗和突利可汗不合?”

    “韦兄说的不错。”杨能看来是想在韦枫面前表现一下,径直说道:“突利可汗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他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汗位,但自身的实力不及颉利可汗,只能隐忍不发,所以两人是面和心不和。”

    这些突厥王室的辛秘,看过历史书的韦枫知道,但普通人并不知道,韦枫出言一试,此人果真和突厥脱不了干系,对突厥汗位的由来十分清楚。

    他是什么身份?竟然能接触到这样的消息。

    韦枫并没有继续询问,而是将话题一转,又回到了上。

    偌大一桌酒菜带着无边的幽怨,静静地盯着他们聊天。

    听完了《玉蒲团》整个故事,杨能砸了砸嘴。

    “韦兄,这故事真不错,结局也让人回味无穷,还有警醒之意。”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韦枫决定先试试这种短篇,如果市场认可,自己写上几百万字的长篇也没问题。

    想着郑观音那一手漂亮好字,韦枫嘴角一扬,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终于有事可忙,省得自己带着侍书和入画在作坊里忙碌,她总显得有些脱离群众。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韦枫招手让掌柜过来结帐,杨能见状连忙说道。

    “今番由我做东。”

    “客官,一共是三十贯又十五文钱,给你抹了零头,算做三十贯。”

    “多少?”

    两人大吃一惊,都以为耳朵听错了。

    掌柜一副笑咪咪的神情,只是将声音提高了一些。

    “两位客官,三十贯。”

    韦枫嘴里一句‘草里马’差点蹦了出来,现在又不是武德元年,东都洛阳斗米可卖到八、九千钱。

    虽然百姓并不富裕,朝廷还很穷,米价也不会超过十钱。

    吃这样一顿饭就要三十贯?摆明拿着超级斧头宰客,把自己当成冤大头!

    韦枫差点将刚吃的食物全吐出来,自己将要接手什么样的烂摊子啊!

    他气极反笑,对着杨能歉声说道:“杨兄且自去吧,我留在这里就行了。”

    “那不行。”

    杨能边说边摸向腰间,一时间伸不出手来,想来身上没带够饭钱。

    谁会带三十贯在身上呢?

    “韦兄,等我一下,人有三疾,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杨兄,不用……”

    一声没唤住,他已经三步并着一步下楼而去,连背影也不见。

    这速度,都可以去参加百米决赛了。

    韦枫心中涌起一份感动,虽然和他只是萍水相逢,聊了些风花雪月,这人看来是真心和自己交朋友。

    他算是自己在大唐的第一位男性朋友吧,虽然现在只能算酒肉朋友。

    掌柜并没有为难杨能,只是将目标锁定在韦枫身上,他招招手,又上来两名小二,三人呈‘品’字形将韦枫围了起来。

    右首的小二一掳衣袖,露出油亮的肌肉,将双手按在酒桌上,长满黑毛的胳膊显得十分吓人,俯下身子对着韦枫吼道。

    “给钱吧,不然有你好看。”

    ,不然有你好看。”  贞观第一闲王,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异世的逆袭〕〔绑定天才就变强〕〔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李凡小说全文免费〕〔正身法道〕〔我真的是正派〕〔文明之万界领主〕〔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真没针对法爷〕〔叶辰萧初然〕〔赤心巡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