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霸爱,天才小〕〔夫人虐渣要趁早〕〔穿越三国之山贼〕〔我的海岛无敌了〕〔至尊兵王在花都〕〔躺着就变强了〕〔重生香江1950〕〔不义黄泉〕〔超级度假村大亨〕〔透视神医在花都〕〔逆转重生1990〕〔恋战新梦〕〔镇魂风云录〕〔圣斗士星耀漫威〕〔国术少女〕〔同桌大佬又犯规〕〔狂婿〕〔报告Boss,夫人要〕〔都市大仙王〕〔最强重生:元少,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别怕,老祖在! 第一百零七章 孰是孰非?武力决定
    天空中黄沙肆虐,一道道红色的血刃像是要劈开这片天地一般,力量大的足够毁天灭地。

    光晕里两个黑点不断地变化,让人眼花缭乱。

    众人目不暇接,到了他们这个级别,能够看到这个等级的佼佼者对战,实属不易,更遑论对方还是此次“凤卵”任务中最有可能获胜的两个人。

    另外众人在几日在村中忙活了这么久,却不见凤卵的踪迹,自然也想要有个交代。

    交战并没有持续多久,双方齐齐地在对方的一击之下后退了数十步,竟是打了个平手。

    “赵三!你这个孽障,你说你当年在搬迁祖坟的途中到底做了什么?”红眸十分的暴怒,此刻却依旧是掐着那赵三的脖子。

    无影更是恨得牙痒痒,这赵三是他当初收服的一只专门打劫为生的厉鬼,这么年,为他做了不少事。

    自从有了设立十方杀阵的想法之后,他就想要找到一个容器,以赵三为主魂,其他的魂魄炼制其中。

    谁成想这么狠厉又忠诚的狗竟然被红眸这个疯子给捏住了,不由怒道,“红眸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是要找凤卵吗?我说过大家各凭本事。你怎么也跟个立宗立宗期的后生一样管起这等闲事来了。”

    无影压着心口的怒意,视线落在赵三的身上,有些忌讳。

    毕竟在寻找一个适合的鬼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况且这赵三身上好像还藏着什么秘密,若是能够保下,是再好不过了。

    “呵!”红眸轻哼出声,视线则是盯着手里的赵三,“你不要看他,我若是想杀你。便是疾风如影的无影道长也不一定来得及救你。”

    赵三顿时吓得抖做了一团,鬼体更是变得明明灭灭,这位仙师的手段,他当年可是听大哥说起过。

    这位可是最有名的散修第一人,曾数次占据仙师榜首魁。

    这次之所以来到他们造价,是因为仙师夜观天象,想与他们赵家做一笔生意。

    而且这生意对他们赵家来说百利无一害,只有享受不尽的好处。

    那些话像是扎了根一般在赵三的脑海里徘徊。

    “你千万不要可因为仙师年纪轻轻就小觑他,这位抬抬手指头就可以将一个村子都灭掉,还能够让警察找不出半点问题来。”

    “仙师算着我们赵家子孙是要飞黄腾达了,所以这件事,只有老三你去办,我才放心。”

    “记住,记住,事关赵家的往后前程!”

    赵三嘻嘻哈哈的应了,那些遗忘的片段接踵而来,赵三虽是被红眸捏着,脑子却是无比的清晰。

    他看了看赵顺残破的魂魄有些神思不属,半晌才有些惋惜地道,“没想到赵家最后一个子孙竟然毁在了我的手里。”

    说到这儿,他忽然呵呵了几声,“不错,我那天喝了点酒。可你不也因为这个原因在我的命轮上做了手脚让我落草为寇了吗?试想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连杀只鸡都不敢,忽然就是成为了杀人如麻的土匪会是什么感受?仙师大人!”

    赵三越说越觉得委屈,一瞬间好像要把近百年来的恩怨愤懑,都倾吐出来。

    “呵呵,你们也不必激我,你不就是想知道当初我们在搬迁祖坟的时候做了什么吗?呵呵……莫非那个东西就是你们说得凤卵?我看不像。”

    这话说的有些飘,就连苏染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里的一切看似是赵顺子的死,可偏偏又与凤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倘若不解开,恐怕这个案子就永远无法结案。

    她擦拭了一下唇角用力地站好,仔细的想要在众人的话语当中捕捉蛛丝马迹的痕迹。

    赵三的话像是惹毛了红眸,“喝了酒?哈哈……区区一句喝了酒就完事了?我现在要知道的是你那天究竟做了什么?你们赵家可是把我害惨了,你说我不那么对你,该怎么对你?”

    “我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思!你当初就在打那东西的主意。要我说你落得个家破人亡就是因为你自己想要贪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赵三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一般对着红眸就是一顿喷,这样子不仅让无影道长有些意外,就连红眸也是眯了眼睛,他这样的一只小鬼,怎么敢顶撞堂堂的仙师?

    “找死!”果然红眸怒不可遏,就在这是一旁傻愣着的赵婆子忽然道,“您,您就是当年的那位仙师?”

    这话无异于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这下不仅是无影,就是苏染和其他的仙师也都是面色微妙,若是当初红眸就来过这里,又算出了凤卵。

    那为何他那时不把宝物取走,又非要等到现在?

    亦或者当年凤卵就出了问题,那么红眸此时此刻又为什么要卷入这场是非当中?

    不独众人不解,便是一向觉得自己推理不错的苏染此刻也泛起了丝丝的疑惑,“莫非这背后还有什么名堂?”

    视线在扫过一旁懵懵懂懂的赵顺子的残魂,亦觉得这位也有些可怜。

    纵使他的出生是不被祝福的,可眼下也死得实在是莫名其妙和太过冤枉了。

    “是又如何?”红眸四下扫了一眼,却是满脸气愤地盯着赵三,“不过当年他们故意将事情推到赵长发的父亲身上,应该是你指使的吧?

    “是又如何?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你也要管?若非你自己非要闯进我们家,恐怕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都是子孙满堂平平安安的渡过一声呢。”

    “哈哈,是吗?”红眸厉声道,“你可知道那棺材里盛放的是什么?你让赵长发他爹吃掉的又是什么?就是你们赵家的子孙根和辉煌前程,哈哈。”

    “你说什么?”赵三蓦然一惊,“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当年您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不相信。”

    他的话语未落,就看见赵婆子一脸古怪的望着他。

    赵三这会儿才觉得脑袋醍醐灌顶般清醒了过来冷声道,“贤侄媳妇你放心,我会赔你一个更好的孙子的。我奉主人的命令寻找极阴之体的人,没想到吞噬掉的竟是我的后辈。现在我就把这身修为道行全部给了他,等他成为了真正的摄青鬼,再拿回了自己的尸首。凭着我主人的手段,肯定能够让他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人,肯定比现在还要风光无限。”

    “大哥,大哥!”其他的两个土匪的阴魂不由得悲鸣不断。

    “二弟,三弟,你们可愿意再陪我走一遭?”

    “但凭大哥吩咐!”

    “哈哈,好,不愧是好兄弟!”赵三呵呵大笑着,“我今天就看透了,仙师就是为了报仇来的吧,或者你还存着一丝的侥幸。不过我告诉你们,你想找的东西没了。可它偏偏又在。”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就连无影道长也忍不住对自己这个属下刮目相看,“赵三!三思而行!”

    “主人,我四号,你就把顺子当做我吧!我这辈子做了不少错事,但是赵家却是我的根,我不想看着它毁了。还望柱子允了我!”

    无影拧着眉,却还是有些不明白赵三要做什么,都是死得不能再死,况且因着赵三之前的所作所为多数是不能投胎转世,说不定还会灰飞烟灭的角色。

    他现在要搞什么?

    众仙师也俱是拧眉,都觉得赵三和红眸道长的话中有话。

    “红眸,本道若是不和你争了,你可否放了赵三一条生路?”

    “生路?”红眸连连冷笑,“无影,赵三……你们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赵三我说过,这都是你们赵家欠我的,即便是你们都不在了,我亦不会对赵家手下留情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向着赵三的鬼体捏了去,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赵三的魂体化作了一道青烟直接注入到了一旁的赵顺子身上,就见他鬼体越发的凝实,修为不断地攀升。

    无影见状不由得大喜,上前就祭出一道光盘,正是那潭水深处的十方杀阵,阵阵血气涌了上来,看样子是要将赵顺子收入其中。

    苏染一直在一旁观察着他,红眸的茫然,无影的忽然喜极而泣,一切狂喜狂怒,十分的癫狂,可苏染的心头却莫名的拨开云雾。

    眼看着那光盘就要落在赵顺子身上,忽然一道身影就挡在了跟前,正是苏染,就连她身边的苏一都没有注意到她们家老祖是何时移动的。

    可看着那阵盘,她还是忍不住颤栗地叫了一声,“老祖!”

    “就凭你也想阻拦本道?”无影仰天大笑,十方阵盘更是毫不留情的激发了出去,离着最近的赵娘子却是猛地往前扑了过去,“不要!”

    “不要!”苏染也跟着喊了一声,可为时已完,她的胸口已经是血红一片。

    赵瘸子已经看傻了,他甚至有些茫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家媳妇的胸口就满是血色了。

    周围的仙师们更是震惊地无语言表。

    “你杀了他?”苏染很生气,“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放过赵顺子对吧?让我抽出他的魂魄根本就是权宜之计。他才是你真正的目标吧?”

    苏染厉声责问道,却让无影越发的得意,“不错,不过本座却确实是为了凤卵而来,没想到赵三这个蠢货竟然隐瞒我。不过本座做事何须向你交代?”

    “是么?”苏染冷笑一声,“无论这个案子成与不成,我都不会让你继续用十方杀阵害人的。”

    “是吗?可是只凭你还不够格?”无影有些不屑,“你知道吗?本座有那么多死对头都消失了,就因为他们有一个毛病,就是多管闲事。”

    风呼呼地吹着苏染灰色的衣衫,苏一有些不明白自家老祖为何非要完成这么一个案子,现在甚至因为案子和能力远超他的仙师发起了挑战。

    手腕上的灼热一阵阵地传来,还有淡淡的白光闪现。

    苏染知道那个男人还在偷听,或者说等着自己的表现。

    “是吗?那就加上我!”红眸忽然插入了进来,他的表现让众人有些意外。

    “本来还想晚点送你们归西呢,没想到你们现在就要送上门来。”无影的声音阴恻恻的,只要有了灵鬼,就算是与凤卵失之交臂,他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况且现在听红眸的意思,这凤卵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无影眯着眼冷笑一声,又对准了苏染是十分直接的就是一道风刃。

    风速极快,眨眼就至眼前。

    苏染立刻布置出一道结界来,因为灵气不足,这结界很迅速的就瓦解掉了。

    但是在她的身后很快就立刻浮现出一道巨大的阵法来,这阵法十分玄妙,半分的时间变换一次,竟是一下子将那些风刃挡在了外面。

    倒是让无影有些意外。

    可实力的悬殊,对付苏染,无影几乎是信手拈来,偏偏就在这时红眸忽然出手。

    他身上浮现出巨大暗月弯刀,淡淡地嗜血的红光在刀身上投下一道极淡的光影。

    饶是如此就已经让无影吃了一惊了,偏又见苏染抬手将一枚青色的令牌点在前额的位置。

    几乎是同时青龙令内的蛾妖惊慌失措地尖叫了起来,“苏染,你不要命了。你竟然要用青龙令来对抗仙师。”

    “不是青龙令,是你!”苏染声音狠厉,“倘若你现在不滚出来,我必会即可让你粉身碎骨。”

    “你……”蛾妖生气地道,“你不讲信用?”

    “我何曾和你有过什么约定,原本就是计算着你当时寿运未尽,今日亦是如此。想来你可以裆下这一劫,逢凶化吉呢?”

    她说着就讲青龙令往无影的方向一砸,无影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拳往青龙令上挥了过来,可惜手打到了半日,却被一个强硬的东西给拦截住了。

    后面的仙师则是倒吸了一口气,这样的宝物竟然像是丢白菜一样被扔了出来。

    丘云鹤更是气的不轻,只是他向来老谋深算,不愿意随意地卷入一段纠葛当中。

    倒是那位羊姑轻叹一声对着河岸上的众多村民,就是布置上了一层结界。

    结界这个东西在灵气枯竭的时代使用,可以说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尤其是还用在这种凡人身上。

    不过眼下立宗期都能够对抗仙师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呢。

    风刃与青龙令撞在一起发出叮铃一声,那令牌立刻又回到了苏染手里,里面的蛾妖还在发颤,“我真得不能够与仙师级别的人交手,我打不过的。”

    它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沮丧,就在这个时候,红眸的血刃已经是紧追而上。

    红眸这番攻击颇有些横行霸道,不光是无影,就是对旁边的仙师和凡俗人都有些杀伤力。

    苏一虽是通天期的修炼水平,可这个时候怎么能够抵挡的过来自仙师毫无差别的一击呢。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空中平白的压下一声叹息,“嗟!”别怕,老祖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谪龙〕〔元始玉箓〕〔魔法禁书目录(改〕〔桃花醉:神君,收〕〔顾安童司振玄〕〔侠行天下〕〔重生爱妃王爷请自〕〔人中之神〕〔召唤大反派〕〔伏天氏〕〔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怎么全是被动技能〕〔我有无限掠夺加速〕〔我带着科技穿回去〕〔废材逆袭:鬼帝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