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奸臣不想上位〕〔英雄联盟之异世界〕〔喵动联盟〕〔喵嗷,狮子喵来袭〕〔千帆掠过只为君〕〔农女有田有点闲〕〔我就是超级警察〕〔青天有鉴〕〔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重生神医娇妻驭夫〕〔超牛女婿〕〔早安,苏医生〕〔我在人间封界门〕〔绝色废女:暗王,〕〔病娇男神的偏爱满〕〔辣妻来袭:少帅别〕〔拐个野人来种田〕〔农门辣妻之痴傻相〕〔凤还巢:隔壁王爷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总裁的超凡高手 第338章 相逢一笑恩仇继续
    绑匪转过身,嘴角微微翘起:“哦,来的还挺快嘛,看来你很重视这个小丫头片子。Δ书阁ん.『k→shu→.co”

    “老子都来了你就别在这里跟我装什么恶人了。”荀啸说道:“越家这次是铁了心要把我留在国内啊,连你这个老东西都派出来了。怎么地,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么?看来当年我给你们留下的印象还不怎么深刻嘛。”

    绑匪站起来,拍拍衣袖说道:“荀啸,过去的恩恩怨怨,就在今日做个了断吧。我老了,没几年好活了,这就是我为越家做的最后一点事儿,不管成不成都是最后一件事儿。”

    “当年你被我撵得跟狗一样逃回越家,今日又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站到我面前来挑衅的?”荀啸轻蔑的说道:“都说越老越妖,怎么你越老越蠢。”

    绑匪淡淡的说道:“我的年龄给了我勇气,荀啸,当年你四十岁,正处于巅峰期,我打不过你太正常了。但是现在你已经八十了,而我才六十多。我就是耗也能把你活生生耗死!”

    “不要脸。”荀啸说道。

    “能打败当年不可一世的天王老子,我就不要脸一次又能怎样呢。”绑匪耸肩道。

    “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你不要了吗?幼儿园老师教你的规矩你都忘了?一把年纪了不学好,也不知道给后辈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你有孙儿了嘛,若是有的话,我建议你前往不要带,否则孩子的三观必然会被你给带歪了。”荀啸开启嘲讽模式。

    绑匪说:“你这嘴啊跟年轻时候一模一样,还是这么的不饶人。偌大个京城就没有几个人说的过你,我自然也不是你的对手,荀啸,你不用在语言上攻击我,对于语言的攻击我早已经免疫了。找个开阔的地方,让我再领教领教天王老子的厉害吧,也算是为这一生画一个句点。”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荀啸说道。

    一旁的豆豆子听得目瞪口呆,她没想到俩加起来快一百五十岁的男人,竟然像小孩子一样吵架拌嘴,更没想到在她印象中一向儒雅淡定的荀啸,竟然会如此的咄咄逼人。

    而且绑匪还称呼他为“天王老子”,这个绰号实在是太霸气了吧。

    但是他们的谈话内容又让豆豆子觉得莫名的惊恐。

    每句话都直指死亡。

    活着不好么?

    为什么非得要你死我活。

    “两位哥哥,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豆豆子激动得站起来,刚想走两步却忘了自己的双腿被扎带捆着,哎哟一声就往前扑到。

    一旁的绑匪眼疾手快将她捞住,接着用了个巧劲儿把豆豆子弹到了沙发上,后者的双腿下意识的就抬了起来,紧跟着绑匪的双指划过了扎带,就将扎带给直接切开。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

    豆豆子都蒙了。

    在她的印象中,刚才那些动作只会存在于武侠电影中,没想到现实生活里也有这样的高手。

    尤其是最后划断扎带的动作,简直帅到没有朋友。

    他是怎么做到的?

    双指中间是夹了刀片,还是单纯的使用内力。

    内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是真的存在的么?

    豆豆子的脑海中充斥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走神了大概得有个两三秒钟,回过神来,荀啸跟绑匪就已经消失的无隐无踪了。

    豆豆子赶忙跑出去,然而一直狂奔到了小区门口也没见到绑匪与荀啸,不过她倒是见到了一辆警车,正好就停在她的面前。

    副驾驶位置上走下来一个女警察,见到豆豆子后愣了大概得有个两三秒,旋即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跟豆豆子仔细比对起来。

    片刻之后,女警察咬牙切齿的说道:“王小飞,老娘又被你给骗了。”

    豆豆子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女警,当她注意到对方手里捏着自己照片的时候,顿时惊讶极了,连忙开口询问:“同志,您找我有事儿么?”

    这个女警自然就是曾柔。

    她接受了王小飞的报警,但是考虑到前车之鉴她并没有立刻将这件事儿上报,而是自己先过来看看,正好有一个同事要出门,她顺道就搭了个便车。

    谁成想这么巧,直接就在门口碰见了豆豆子。

    曾柔深吸几口气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说:“姑娘,我们接到报警说你被绑架了,特意过来看看。不过我看你的状态,不想是被绑架了啊。”

    豆豆子连忙摇头:“不警察同志,我确实被绑架了。”

    “你被绑架来还能自由活动?绑架你的人难道是鬼?”曾柔有些生气了,这姑娘怎么跟王小飞一样,睁着眼睛说瞎话呢,亏她还是个空姐呢。

    豆豆子急的都冒汗了,她想要解释可是发现这件事儿太过离奇,三言两语根本就说不清楚,甚至有可能说得越多错的越多,反倒是惹来警方的怀疑。

    曾柔说:“这样吧姑娘,带我去你家里一趟,让我看看现场。”

    豆豆子说道:“我家里没什么好看的,你们快点去救人吧。我哥跟绑匪约架,正在找开阔的地方准备插架呢。”

    曾柔心里的火又一次冒了出来。

    这怎么越说越离奇。

    到底是绑架还是斗殴?

    豆豆子见曾柔不相信,也不想再解释了,准备自己去找。

    “姑娘,既然你不愿意让我去你家,那我们就在这里做笔录吧,这是我们的工作流程请你配合。”曾柔拿出了纸笔准备做个简单的笔录。

    豆豆子的心里却只有荀啸跟绑匪,那里还有什么心情做笔录,转身就要跑。

    曾柔一把将她拽住:“姑娘,你要去哪!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配合个鬼啊,再配合下去人都没了。你们有空在这里跟我一个弱女子较劲,还不如去找找我哥的下落。松开我,否则我咬你了啊,我小时候可是被狗咬过!”

    豆豆子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甩掉曾柔的手,气急之下竟是真的一口咬了下去。

    曾柔反应迅捷,另外一只手立刻顶住了豆豆子的额头:“姑娘,你再这样我可就要告你袭警了啊!”

    豆豆子又急又气,最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曾柔脑壳瞬间大了三圈。

    她也想哭。

    但是心里更多的还是对王小飞的恨!

    这个混账王八蛋,给自己招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老娘一个警察还要临时客串心理辅导师吗?

    ……

    “阿嚏!”

    王小飞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嚷嚷道:“我去,谁又在背后说我坏话呢。”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贝铭正在鼓捣他的手机,帮王小飞做最后的定位。

    为了找到荀啸跟那位绑匪的下落,贝铭出动了一支无人机大队,沿途撒出去,可以说将大半个苏杭都揽入眼底。

    这种覆盖率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毕竟他们根本不可能在市区这样的闹市放飞无人机,只要敢放,警察立刻就来了。

    无人机在天空中展开了拉网式的排查,再配合地面的天网系统,前后也就是半个小时,荀啸跟那位绑匪身影就出现在了监控视频中。

    贝铭立刻将手机递给了王小飞,请他确认画面中的人是不是荀啸。

    王小飞点头。

    贝铭吩咐司机加速。

    司机开始了他的表演,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让人瞠目结舌的超越,一时间喇叭声跟叫骂声响成一片。

    一向以文明著称的苏杭,在这一刻竟是变得相当粗鲁。

    无数的举报电话打到了交警队。

    在交警查阅了车牌号之后,这样的举报就注定掀不起任何的风波。

    最多也就是把司机象征性的拘留七天。

    当然是那种前脚进去后脚就从侧门走出来的“拘留”。

    权力与金钱,在这件事儿上实现了美妙的共鸣。

    离开了闹事,车子开始往市郊的湿地开去。

    手机的监控现实,荀啸与那位绑匪应该就在湿地公园的某处僻静之地。

    不过这俩发现了无人机,最终荀啸捡了块石头,直接把无人机打落。

    这一幕也落在了贝铭的眼中。

    惊得他直吐舌头。

    “老爷子好功夫。”

    王小飞说:“那是自然,若是再年轻十岁,他能把无人机直接砸个稀巴烂。”

    司机插嘴道:“少爷,王先生,前面车子进不去了。”

    王小飞说:“那就停下来吧,我自己去就行,你先回吧。”

    贝铭说:“飞哥,我能不能在一旁观摩观摩。”

    “观摩个屁,滚。”王小飞没好气的说道:“你当这是看摔跤比赛呢?”

    贝铭挠了挠头,礼貌的笑容中透着一抹尴尬。

    王小飞拍拍他的肩膀:“老头子性格怪异,他既然选择在这样的地方解决恩怨,就必然不希望有人偷看,之前打碎你的无人机就是他的警告了。你若呆在一旁偷看被他发现,便是我都保不住你。”

    贝铭说:“我晓得了飞哥,这就走。你自己多注意啊。”

    王小飞跳下车,目送这辆车离开后,才大踏步的往荀啸所在的方向走去。

    其实他的内心也很激动。

    因为很多年都没有见过老头子出手了。

    这一次,也有可能是老头子此生最后一次出手。

    意义非凡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第一糖婚:神秘娇〕〔倾世女帝〕〔海贼之日日果实〕〔一刻钟情〕〔美利坚捡宝王〕〔修真聊天群〕〔断臂老公是三条腿〕〔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家的味道〕〔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强势锁婚:傅少的〕〔矩阵游戏〕〔先婚后宠:霸道总〕〔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