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综艺大导演〕〔萌妃驾到:王爷别〕〔傲娇爹地霸道宠〕〔佔有姜西〕〔他的温柔〕〔山村小神医〕〔魔帝在上:盛宠腹〕〔蜜情霸爱:爵爷宠〕〔重生之神医学霸〕〔余生有你,甜又暖〕〔六扇门之剑指江湖〕〔阴媒〕〔奸妃如此多娇〕〔精灵大师直播间〕〔重生八零:娇妻引〕〔武乱御天〕〔重生星海圣骑士〕〔长生奶爸〕〔豪门小甜妻:老公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侠气逼人 第五百四十七章 连杀七位巨头(求订阅)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擎着巨大的番天印,一冲而来,快到极致,像是举着一座山头,带着冲天煞气,狠狠拍向了不戒和尚。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戒和尚惊怒交加,右边的手臂已经被震碎了,化为血雾。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疯狂燃烧血气,想要挣扎,但是来自金色人影的禁锢却始终不弱。

    &a;nbsp&a;nbsp&a;nbsp&a;nbsp“吼…”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开口暴吼起来,爆发出冲天波动,身后一片片真气如同怒海一样,在四周翻滚,将他牢牢护住。

    &a;nbsp&a;nbsp&a;nbsp&a;nbsp砰!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擎着番天印,一击扫来,天崩地裂,空间直接凹陷。

    &a;nbsp&a;nbsp&a;nbsp&a;nbsp啪!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戒和尚再次被牢牢轰住,筋断骨折,半边身子都变得血肉模糊,像是破麻袋一样横飞了出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但紧跟着张元再次挥动番天印,向他狠狠砸了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次更加可怕,当头盖下,势大力猛,高空都瞬间黯淡了,连带着一侧的七杀尊者、绝情圣主也一同被笼罩住了下方。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番天印实在太大了,每一个边都有四五百米长短,一压下来简直给人感觉,像是天塌了一样,谁都跑不掉。

    &a;nbsp&a;nbsp&a;nbsp&a;nbsp“停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快住手!”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开口暴吼。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四人也都是各个惊怒,眼睛都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砰!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击盖得瓷实,从高空轰下,将这三人狠狠轰落半空,即便他们已经第一时间以真气护住周身,但是被砸在头顶,也一定承受不住。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人的脑袋当场爆开了,化为一团血雾,三尊躯体狠狠地载入到地底之下。

    &a;nbsp&a;nbsp&a;nbsp&a;nbsp整个大地都被一击砸的凹陷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抓起番天印,目光向着下方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团血肉模糊,三人的躯体全都没能支撑住,但是三人却依然没死,只剩下了魂魄状态。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且张元这一盖世一击拍下去,还将这三人直接拍立了金色人影的禁锢范围。

    &a;nbsp&a;nbsp&a;nbsp&a;nbsp三道神魂立刻从下方的深坑中冲了出来,落在远处,各个一脸怒火,仰天长吼。

    &a;nbsp&a;nbsp&a;nbsp&a;nbsp轰!

    &a;nbsp&a;nbsp&a;nbsp&a;nbsp即便只剩下了神魂,他们的气息依然无比恐怖,滚滚光芒发出,吼声震动天地,空间不断坍塌。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暗吃一惊。

    &a;nbsp&a;nbsp&a;nbsp&a;nbsp果然,还是砸不死。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他无法发挥番天印的真正威力,只是把这东西当板砖来使罢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广成子亲自用,恐怕袖袍一挥,这几个巨头就要砸成飞灰。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能把他们的肉身砸碎,只剩下神魂,他已经很满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就算不死,对方也得元气大伤了吧?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擎着番天印,看向了剩下的乾坤、血月、真武、赤血魔君四人,一言不发,直接冲了过去,轮动起番天印再次狠狠地向他们盖了下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四人魂飞魄散,目眦欲裂。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生吞了张元的心都有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小畜生还真是够狠啊,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们,疯狂的得罪他们!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几乎抓狂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可是巨头,这个小畜生从一开始就在处处与他们为敌,他难道不知道巨头是什么概念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个二愣子不成?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他们的问题注定得不到解答了,一大团阴影出现在了他们头顶,方圆数百米大小的番天印将他们四人狠狠盖在了下方。

    &a;nbsp&a;nbsp&a;nbsp&a;nbsp四人怒吼震天,真气沸腾,一边金色人影的剑气,一边努力抗衡那块压下来的番天印。

    &a;nbsp&a;nbsp&a;nbsp&a;nbsp轰隆!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声闷响,这片天空都被打沉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四人的头颅被轰住,当场爆开,接着无头身躯被打落高空,狠狠砸在了大地上,震得地面晃动。

    &a;nbsp&a;nbsp&a;nbsp&a;nbsp咆哮声传来,四人的神魂出现,化为四道神光,闪电般冲了出来,落在远处。

    &a;nbsp&a;nbsp&a;nbsp&a;nbsp四人皆是仰天长吼起来,一股股恐怖的波动不断从他们的体内爆发而出,天摇地晃,气息如海。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他们并没有这样的高深武学,无法像雷音寺之主那样重塑真躯。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想要恢复过来,只能通过夺舍的方法。

    &a;nbsp&a;nbsp&a;nbsp&a;nbsp远处的七道神魂对张元全都恨到咬牙切齿。

    &a;nbsp&a;nbsp&a;nbsp&a;nbsp那道金色人影身后剑气璀璨,清冷的目光转身落在了那七人身上,随后迈起脚步,继续向他们走了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七人眼神惊怒,看到他走来,全都如飞倒退。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头禽祖冰冷的眸子中也是露出了惊悸,震动巨大的羽翼,向着远处冲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它也怕了,担心再次落入对方那种诡异的剑域之中,被禁锢身躯。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看到金色人影向他们走去,立刻擎着番天印迅速跟了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有能耐别跑啊,一个个不是都挺牛叉的吗?谁来吃我一砸?”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开口大喝。

    &a;nbsp&a;nbsp&a;nbsp&a;nbsp七位巨头和禽祖皆是心中震怒,但却没有一个人回应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都已经把张元彻底当成了二愣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是二愣子,谁敢这么对待巨头?

    &a;nbsp&a;nbsp&a;nbsp&a;nbsp“过来啊,一个个都跑什么?刚刚的牛叉都到了哪里?”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继续大喊。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人影向着他们缓步追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方向正在大战的巨头也全都露出了惊色,一个个难以置信。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没想到七位圣主级强者居然转瞬间全都被毁掉肉身。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抽身向着金色人影和张元那里看了过去,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手中的那块黑色大印上还染有模糊的血迹。

    &a;nbsp&a;nbsp&a;nbsp&a;nbsp绝对是这个小畜生干的好事。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时间他们都惊悸了起来,迅速倒退,生怕被金色人影盯住。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旦金色人影的剑域给控制,再被那个小畜生砸两下,他们肯定也逃不掉被毁掉肉身的命运。

    &a;nbsp&a;nbsp&a;nbsp&a;nbsp空中的大战很快停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各方圣主皆是心头震怒,向后飞退。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人影缓步走来,目光清冷,平淡而又冷漠的声音忽然传来:“我本是为和平而来,你们却非要动手?何必呢?难道今日真的要让你们全部血染长空,你们才罢休?”

    &a;nbsp&a;nbsp&a;nbsp&a;nbsp“前辈,他们一个个冥顽不灵,手头上沾染了无数血腥,不需要根他们废话,直接禁锢了,让我一个人给他们来一下,拍死几个后,剩下的就老实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跟在金色人影的身边,开口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拍你妈个头。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群圣主心中怒骂。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还是头一次如此狼狈。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群十七八名圣主居然被两人给震慑住了,不敢接着动手,偏偏有一个还只是神王级的实力。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奇耻大辱。

    &a;nbsp&a;nbsp&a;nbsp&a;nbsp“今日的事情不会就这么罢休的,你毁掉我们肉身,他日九州将有无数人因此染血,记住,他们是因你而死。”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戒和尚语气森然,脸上被一团魔光笼罩,无比可怕。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不想多呆了,转身向着远处冲去。

    &a;nbsp&a;nbsp&a;nbsp&a;nbsp其他六个被毁掉肉身的巨头也都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就在这时。

    &a;nbsp&a;nbsp&a;nbsp&a;nbsp轰隆!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大片恐怖的光芒忽然爆发而出,天摇地晃,如同一片海潮般向着他们席卷而来,瞬间天地再次静止。

    &a;nbsp&a;nbsp&a;nbsp&a;nbsp七道神魂全都被禁锢,一个个失去活动能力。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脸色一骇,简直不敢相信。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又是什么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也立刻看了过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片天空尽头,一片紫色光芒爆发而出,如漫天紫光之中缓缓走出了一个老人,看起来身躯衰败,头发斑白,就好像正常老人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若非漫天紫光映衬,真的和寻常老人没什么两样。

    &a;nbsp&a;nbsp&a;nbsp&a;nbsp在这老人身后,还跟了一条魁梧的人影,扛着一杆钢叉,迅速跟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菩提树下全都是宝,大伙学习要趁早,勤学多问为什么,这种态度才算好,每天晚上背一首,一辈子都忘不掉,善哉善哉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头负手走来,嘴中念念叨叨的道:“一个个都不好好修炼,天天瞎闹腾什么?都显得自己有本事了是吗?杀人很好玩吗?老头几千年都没杀过人了,这一闭上眼,都是无数的人在向我索命,善哉善哉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噗!

    &a;nbsp&a;nbsp&a;nbsp&a;nbsp在他身前的不戒和尚,神魂忽然崩碎了,毫无征兆,直接化为一团光点。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人影脚步一顿,瞬间怔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也是看的一呆。

    &a;nbsp&a;nbsp&a;nbsp&a;nbsp卧槽,这是哪个猛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副劝人向善的样子,一招就灭掉了一个巨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是真正的灭掉,形神俱灭那种。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神僧、鬼僧、上得来、下不去也全都呆住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身后的燕荡云更是面皮抽搐。

    &a;nbsp&a;nbsp&a;nbsp&a;nbsp“师尊,您不是说不能让他们死掉吗?”

    &a;nbsp&a;nbsp&a;nbsp&a;nbsp“我说了吗?哦,我说了,是不能全死,死掉个把也没什么吧?善哉善哉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头继续一副慈悲样子,向前走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噗!

    &a;nbsp&a;nbsp&a;nbsp&a;nbsp又一道神魂瞬间崩碎了,这次是七杀尊者,哼都没哼一声,化为了一团光点。

    &a;nbsp&a;nbsp&a;nbsp&a;nbsp那群被禁锢的巨头全都心裂胆寒了,眼神中充斥深深惊恐。

    &a;nbsp&a;nbsp&a;nbsp&a;nbsp连死两个巨头了,这到底是什么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比那个金色剑圣还要恐怖!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剑圣虽然对他们动手,但也没杀死他们的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老头一上来直接弄死两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偏偏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你是什么人?前辈,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a;nbsp&a;nbsp&a;nbsp&a;nbsp绝情圣主惊骇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半空中的其他巨头全都寒毛倒竖,迅速倒退,各个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也都能感到这老头的可怕。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人间的老怪?

    &a;nbsp&a;nbsp&a;nbsp&a;nbsp“善哉善哉。”

    &a;nbsp&a;nbsp&a;nbsp&a;nbsp老人再次念了一句,忽然转头看向金色神僧,道:“小和尚,会念往生咒吗?给老夫来一段吧。”

    &a;nbsp&a;nbsp&a;nbsp&a;nbsp“阿弥陀佛。”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神僧双手合十,念诵起了往生咒。

    &a;nbsp&a;nbsp&a;nbsp&a;nbsp老人叹息一声,道:“人老了,不中用了,一杀人就害怕,一闭眼就能看到冤枉,没办法,各位见谅一二吧,善哉善哉。”

    &a;nbsp&a;nbsp&a;nbsp&a;nbsp他继续向前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要干什…”

    &a;nbsp&a;nbsp&a;nbsp&a;nbsp噗!

    &a;nbsp&a;nbsp&a;nbsp&a;nbsp绝情圣主的声音还未落下,身躯就忽然崩溃,化为一团光点,跟着消失。

    &a;nbsp&a;nbsp&a;nbsp&a;nbsp剩下的乾坤、血月、真武、赤血魔君四人彻底恐惧了,神魂在颤栗,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生死危机。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老人到底是什么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连死三个巨头了,这在史上从未发生过?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看的心中震动,忽然举着番天印冲了过来,大叫道:“前辈,晚辈来帮你杀。”

    &a;nbsp&a;nbsp&a;nbsp&a;nbsp“嗡!”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禁锢住了张元,让他丝毫不能动弹。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小年龄为什么不能学好?杀什么人,好好学人向善不行吗?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善哉善哉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老人叹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噗!

    &a;nbsp&a;nbsp&a;nbsp&a;nbsp乾坤圣主的神魂也直接崩溃了,化为光点,死的不能再死。

    &a;nbsp&a;nbsp&a;nbsp&a;nbsp剩下三人惊恐到无以复加。

    &a;nbsp&a;nbsp&a;nbsp&a;nbsp远空中的其他圣主也都是各个看的无比惊骇。

    &a;nbsp&a;nbsp&a;nbsp&a;nbsp这还是人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哪个变态?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不能…你不能杀我们。”

    &a;nbsp&a;nbsp&a;nbsp&a;nbsp血月圣主惊恐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夫也不想杀人啊,但老夫忍不住啊,善哉善哉,你放心,我给你念了往生咒,你死到之后不会有怨念留下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老人一脸慈悲的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神僧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一下,往生咒差点停下。

    &a;nbsp&a;nbsp&a;nbsp&a;nbsp噗!

    &a;nbsp&a;nbsp&a;nbsp&a;nbsp血狱圣主的神魂也直接崩溃了,化为一片光点,融入天地间。

    &a;nbsp&a;nbsp&a;nbsp&a;nbsp“善哉善哉,希望你们死后不要来找老夫,不然老夫杀你们第二次,你们也不好受,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头慈悲的叹道,继续向前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真武圣主、赤血魔君全都颤栗了起来,眼神中被浓浓惊恐所取代。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才是九州的真面目?

    &a;nbsp&a;nbsp&a;nbsp&a;nbsp除了地底有可怕的妖魔,还有变态老不死?

    &a;nbsp&a;nbsp&a;nbsp&a;nbsp连死五位巨头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恐惧到无以复加,心中被无尽悔恨所取代。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哪里是什么废土,这是一片无上凶地,巨头在这里也要丧失尊严。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要,前辈不要…”

    &a;nbsp&a;nbsp&a;nbsp&a;nbsp二人惊恐的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噗噗!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次两人全都崩溃了,神魂化为光点,飘向天空,回归天地。

    &a;nbsp&a;nbsp&a;nbsp&a;nbsp终于,老头这下彻底停下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剩下的那些仙界巨头全都已经退到了百里之外,各个眼神惊骇,看着那个老头。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的门人、弟子也都是惊恐无比,迅速退出。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片天地直接变得一片空旷,笼罩在张元身上的禁锢之力也忽然消散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张元脸色震撼,看向那老头。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到底是什么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变态也不带这么变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刀尊,你下手是不是太狠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金色剑圣幽幽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善哉善哉,一时没能收住,下次会注意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头接着叹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燕荡云彻底无语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师尊来的时候说的多好,不能杀人,还说人家剑圣是杀神,可人家剑圣都没怎么动手呢?老头自己一人就干掉了七个。

    &a;nbsp&a;nbsp&a;nbsp&a;nbsp“师尊,他为什么称你为刀尊?”

    &a;nbsp&a;nbsp&a;nbsp&a;nbsp燕荡云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夫早年用刀。”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头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你为啥教我用叉?”

    &a;nbsp&a;nbsp&a;nbsp&a;nbsp燕荡云不干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有人说万般武学同归一体,老夫想试一试是不是真的?你放心,用叉你也能用的很好。”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头安慰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师尊,我是不是你徒弟?”

    &a;nbsp&a;nbsp&a;nbsp&a;nbsp燕荡云脸色发黑。

    &a;nbsp&a;nbsp&a;nbsp&a;nbsp“当然是了,老夫这么多年教了你多少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头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我…”

    &a;nbsp&a;nbsp&a;nbsp&a;nbsp燕荡云看着手中的粪叉,想一头撞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快穿之BOSS太邪性〕〔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隔世欢:富贵惹人〕〔火影之幕后大BOSS〕〔原来我是妖二代〕〔我的体内有个神明〕〔修真聊天群〕〔明朝败家子〕〔快穿系统:男神,〕〔神秘复苏〕〔谁领取了我的奖励〕〔诡秘之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