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携宝佳人归〕〔地球至尊奶爸〕〔99次翻译:吻安,〕〔狂妃当道:摄政王〕〔神级黄金指〕〔都市极品医神〕〔最强神医〕〔诸天神帝〕〔万界种田系统〕〔无耻术士〕〔猛卒〕〔承包大明〕〔通天帝尊〕〔女总裁的神医兵王〕〔你的灵兽看起来很〕〔暖婚似火:顾少,〕〔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好运天书〕〔拜师九叔〕〔最强氪金升级系统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护国公 第四二八章 大明之逼王再起
    二十天后。

    大沽口南炮台西南。

    已经开始解冻的沼泽中,几艘破旧的小船隐藏干枯的芦苇间,就连船蓬上也堆满芦苇,恍如茫茫沙海中的几颗沙粒。

    这片沼泽区太大了。

    因为沿海长城的修筑,切断了多条通往海里的小河,无法越过这道长城的河水,最终只能寻找新的河道流入海河入海,然后在这片以低洼出名的沿海低地制造出一片浩瀚水泊,冬天水位下降后又变成无数池塘环绕的沼泽苇荡……

    这里是水匪的乐园。

    也是脱清者的地下通道。

    “建奴怎么不烧芦苇?”

    海军陆战第二军直属侦查哨哨长刘国轩一边啃着冰冷的鲸肉,一边好奇地问陈泰。

    是后者带他们潜入的。

    职业蛇头中的佼佼者带几十个渗透作战的高手,潜越一道不足两丈高的城墙还不是轻而易举,不过他们还得在这里等待,等待明军的进攻开始。而且潜入的也不只是刘国轩这一队人,实际上整个侦查哨全都在那些职业蛇头带领下越过长城潜伏在这片芦苇中等待。这已经是他们潜伏的第五天,为了避免暴露踪迹,五天来都是啃随身携带的罐头,保存在镀锡铁皮罐里的鲸肉为他们提供了足够的热量。

    尽管它难吃的就像一坨屎。

    “刘兄弟,你以为建奴不知道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从这片芦苇荡逃出去吗?”

    陈泰说道。

    后者一副虚心求教的表情。

    今年二十多岁的刘国轩,是第一批加入海军陆战队,凭借头脑和武艺,当然还有郑成功的赏识,一直升到了类似特种大队长职位,在军中算是前途无量。

    “他们都知道,一开始他们的确真心想阻止,可后来他们也都明白过来,就算拦住又能怎样?这些人既然跑就是真活不下去,留下来也没法让他们活下去,那他们就只能造反,然后建奴又得耗费钱粮来剿灭他们。建奴最缺的就是钱粮,他们造反的战乱同样会破坏生产让建奴的税收减少,相反他们走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既然这样那又何必阻拦?可不阻拦太丢人,为了面子还是让他们继续偷跑吧!这片绵延近百里的芦苇荡就是个遮羞布,烧了就连遮羞布都没有了!”

    陈泰感慨地说道。

    “呃,也就是说你们如此轻易地带出一批批百姓,实际上都是在建奴的默许下?”

    旁边的一名士兵愕然道。

    “也不能这么说,虽然这种事情心知肚明,但还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真要是不小心照了面,那建奴也一样不会留情,杀了一样解决问题,而且驻守这一带的都是神军,这些建奴爪牙坏得很!”

    陈泰说道。

    “上尉!”

    突然一名负责观察的士兵喊道。

    刘国轩急忙抬起头,远处天空中一个红色的东西正缓缓上升……

    “热气球!”

    他毫不犹豫地扔掉罐头喊道。

    附近所有船上那些等待了五天的明军士兵纷纷冲出船舱,带着惊喜看着天空中的热气球,他们五天来就是等这个东西。几乎就在这同时,南炮台旁边的军营中,无数清军涌出登上城墙,拖着劈山炮扛着火枪混乱地沿城墙冲向他们正前方。

    下一刻天边闷雷般的炮声传来。

    “走!”

    刘国轩披上自己的伪装服喝道。

    紧接着他跳下船,踏上旁边解冻的泥泞,那些部下纷纷下船,披着渔网枯草伪装的他们,在芦苇中迅速向前。而就在同时,这片芦苇荡中,分为五个队的两百名明军精锐同在向前。他们前方三里外的城墙上,双方的炮战已经开始,清军架设在附近墩台上的大炮不断向前喷出火焰。硝烟弥漫中外面飞来的炮弹也不断落在城墙上,甚至打高了的炮弹越过城墙,落在这片芦苇荡中。但外面明军具体是什么情况刘国轩也不知道,横亘的长城遮挡了他们的视线,不过热气球升起就是他们进攻的信号。

    而明军登陆点是之前确定的。

    这里正好避开南炮台的万斤巨炮防御范围,但距离又不是太远,登陆的明军可以最短时间投入攻击。

    毕竟那四十斤臼炮也不轻啊!

    如果出现失误……

    那他们就只能全军覆没了。

    不过刘国轩和他的部下根本顾不上考虑这个问题,芦苇的掩护中他们不断向前,浩瀚的苇丛就是他们最好的防护。哪怕不是夏天的青纱帐也一样,风中干枯的芦苇让身穿土黄色军服披着伪装服的他们与环境完全融为一体。

    前方城墙上清军越来越多。

    他们在大沽口南炮台驻有两千八旗满洲和五千八旗神军,除了一千在各处墩台警戒外,其他全部在南炮台的军营。但城墙顶部的平坦通道就像一条国道,可以让清军在短时间內迅速完成部署,甚至就连大炮都可以拖着在上面跑。而除了那些万斤巨炮的覆盖范围,大沽口两侧全是海河和当年黄河带来的泥沙淤积,海水非常浅,巡洋舰根本无法靠近,远距离的轰击对这些城墙几乎构不成实质伤害。

    哪怕它只是夯土墙。

    最终只能是步兵乘小艇乘潮靠岸然后蚁附硬攻。

    然后面对清军的火力。

    “快!”

    刘国轩催促着他的部下。

    这时候右侧另外一队部下发出了暗号,双方用暗号联络,各自在芦苇掩护中向前,很快距离就拉近到不足半里。刘国轩毫不犹豫地趴下,他身后所有部下全部趴下,紧接着开始匍匐向前,同时放慢了速度。

    清军毫无察觉。

    他们对这片芦苇荡太熟悉了。

    根本不会想到这里还有一支明军潜伏着,他们的全部注意力都向着外面的大海,城墙上不仅仅是那些墩台上的大炮,甚至就连劈山炮都加入射击。这意味着明军已经拉近到了不足一里,清军的劈山炮基本上算两磅炮,实际发射的实心弹重一斤,有效瞄准射程就一里,但即便是一斤炮弹,对于那些小艇来说也是致命的。而且这东西数量极多,清军几乎每个牛录都有两门,反正就是坨廉价的生铁,咱大清这时候受大明影响对工匠还是很优待,遵化铁场用木炭冶炼的生铁质量还不错。

    双方的炮战越来越激烈。

    匍匐前进的刘国轩等人头顶不断有炮弹呼啸而过,城墙阻隔的炮声恍如滚雷,城墙上还击的硝烟弥漫天空,并且在海风推动下漂向后面的芦苇荡,给刘国轩等人增添一份保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芦苇荡终于到头了。

    刘国轩立刻停下。

    身上插满干枯芦苇的他,在最后的一片芦苇丛中悄然抬头,透过芦苇叶看着百步外,弥漫的硝烟中不足两丈的城墙横亘,不断有炮弹撞击的碎砖和死尸从城墙上坠落……

    这是最后的一百步。

    也是成就输赢甚至生死的一百步。

    他看了看两旁,芦苇的遮挡中一双双眼睛看着他,他悄然解下了腰上的飞虎爪,那些部下同样解下了各自的飞虎爪。这时候城墙上的抬枪也加入了射击,这意味着强攻的明军已经进入百步,很快他们将面对清军的火绳枪攒射。

    刘国轩深吸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城墙上突然传来一片惊叫,紧接着他们正面的城墙上大批清军蜂拥向右边。

    很显然这是好机会。

    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蹿出,甚至他都没顾上看自己部下,实际上也不需要看,他这个侦查哨就是特种兵性质,全都是各旅挑选出来的精锐中的精锐,根本不需要什么专门指挥,互相之间配合无比默契,就在他冲出的同时,所有四十名士兵同样冲出。他们全速向前狂奔,还披着伪装的他们,速度达到了百步冲刺,几乎不到二十秒,刘国轩就第一个到了城墙下。

    头顶的敌人还是没有发觉。

    他们不知道遭遇了什么特殊的情况,全都在向着外面拼命开火。

    刘国轩背靠城墙紧接着向上甩出了飞虎爪,他也没管到底勾住了什么,全力一拽发现没问题后他转身全速向上。

    这时候终于有人看到了他们。

    不远处的城墙上,一名清军惊叫着举起枪开火,子弹在刘国轩背后掠过,但也就在同时,他的手抓住了城顶的矮墙。

    平日的训练在这一刻成就了他的功绩,没有丝毫迟滞的他,瞬间翻上了城墙,一名刚刚转过身的清军低头愕然地看着他,刘国轩还没站起就拔出枪,对着这家伙下巴扣动扳机。后者的应声倒下,随手扔开短枪的刘国轩,双手紧接着多了两支锥刺,而他右边一名清军刚举起刀,去砍一名冒出头的部下,刘国轩右手一甩,锥刺直接飞出没入清军胸口。他对面几名正举起火绳枪向外瞄准的清军同时转过头,还没等他们的火绳枪指向自己,刘国轩就撞上其中一个。他左手锥刺刺进其胸口的同时,右手推转枪口,那清军仍旧本能地扣动了扳机,子弹正打进旁边一名清军的脑袋。

    这时候第二名明军登城。

    他手中短枪紧接着喷出火焰,一名正瞄准刘国轩的清军应声倒下。

    与此同时第三名明军登城。

    但第四名就在露出头的同时,被一名清军砍在肩头,他干脆悍勇地大吼一声抓住那握刀的手,另一只手攀住矮墙向上用力,硬生生地就被后退的清军拽上来,后者被吓了一跳,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那明军的锥刺扎进了心脏。

    此时第二队明军冲到了城下。

    不过刘国轩已经顾不上管其他的了,甚至刘国轩都没顾上看外面的明军到了哪里,他一手锥刺一手刀在清军中疯狂杀戮。作为明军可以说兵王级的精锐,进入杀戮状态的他可以说勇不可挡,转眼间身旁就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清军,他这才抽空看了一眼外面……

    然后他就傻了。

    他甚至忘记自己是在战场,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外面。

    外面不足百步外就是涨潮的海水。

    数以百计的小艇满载明军乘潮而来,很多已经冲上海滩,扛着梯子的陆战队员正顶着清军炮火狂奔向前。不过损失也不小,毕竟在海上他们几乎就是靶子,被潮水推到岸边的还有一具具死尸。

    但所有明军无人后退,全都发疯一样向前冲锋。

    不过这不是让他目瞪口呆的。

    这是正常的画面。

    他五天来等待的就是这样画面。

    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海滩上那些只有胸甲的明军中,很另类地多出一个全身板甲的家伙,横持一柄巨大的长柄战斧,踏着松软沙子以堪比战马的速度狂奔而至。而那些惊恐聚集的清军正在尖叫着朝他开火,甚至还有两支抬枪都在朝他喷射火焰,但只看见子弹在他身上打出明显的火星,却丝毫阻挡不了他的前进。

    这诡异画风让刘国轩直接石化。

    然后转眼间这个连脸都罩在铁面具下的钢铁怪物,就已经冲到了城墙下,一支原本瞄准刘国轩的抬枪匆忙指向了他。紧接着那枪口的火焰喷出,几枚霰弹糊在他胸口,巨大的冲击力量甚至推得他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但紧接着他就用战斧支住。

    然后画风狂暴地横持巨斧,对着城墙上发出咆哮。

    这时候刘国轩也清醒过来。

    他以最快速度拔出自己的另一支短枪,对准一名正要对这家伙开火的清军扣动扳机。

    然后就在那名清军应声倒下的同时,这个钢铁怪物长啸一声,猛然间原地跃起了半丈多,就看见半空中他手中那巨斧瞬间化作了刺目的弧光,伴着他的吼声狠狠砍在城墙顶部。青砖的箭垛犹如遭受炮弹重击般粉碎,余势未衰的巨斧在飞溅的碎块中勾住女墙的残骸。而原本已经在坠落的他双手抓着斧柄,然后双脚全力向城墙一蹬,同样铁尖的靴子甚至一下子蹬进本来有些坡度的夯土。但下一刻他就凭借重新弹起的力量,连同手中巨斧一起,以勾住女墙的斧刃为圆心,在半空中再次划出一道刺目的弧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告教官,我要追〕〔谪龙〕〔诡秘之主〕〔伏天氏〕〔末日仙姝〕〔重生七零小娇妻〕〔天价狐宝:娘亲,〕〔第一序列〕〔女心理医生:甜宠〕〔九星毒奶〕〔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家的味道〕〔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乘龙快婿〕〔山海意难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