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世罗刹〕〔我其实是来养老的〕〔灵武末代〕〔精灵之虫王崛起〕〔我不怕出名〕〔剑道通神〕〔天龙神主〕〔一夜惊喜,顾少轻〕〔柯南的聊天室〕〔道启万界〕〔封神问道行〕〔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抗战之铁血山河〕〔农门医女:猎户王〕〔诸天系统道途〕〔奔雷剑决〕〔全勤安保〕〔一胞三胎,总裁爹〕〔游戏三国〕〔蛮荒种田之族长你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护国公 第四六二章 护国公撩汉
    两个月后。

    长安。

    杨庆站在绵绵春雨中,颇有些哀伤地看着前方。

    被雨水打湿的神道上,一百多人抬着巨大的金丝楠木棺材,迈着整齐的步伐缓缓向前,走向大明秦王李自成的享殿……

    这是早就修好的。

    李自成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在前年就已经开始给自己修建坟墓了,而且也是按照一个藩王的规格修建。耗资足有百万,从南方购买了大量材料,虽然活着的时候对奢华生活并不怎么追求,但老李对自己死后还是很注重的。这座修在终南山麓的秦王陵占地近十万平方米,享殿比他的秦王府还高档,至于这口金丝楠木棺材就不用说了,光给他从湖广运过来就耗费巨资。

    “你义父还没给自己也准备好这样一套吗?”

    杨庆伤感地说。

    “不劳护国公操心!”

    李定国面无表情地说道。

    “唉,都是老朋友了,眼看着老朋友们都一个个地走了,就还剩下那么几个,我好歹也还年轻些,我不替他们操心谁操心呢?”

    杨庆说道。

    “义父还有自己的儿子,还无需劳烦护国公!”

    李定国说道。

    “他们也都已经老了,孙可望还能活二十年?我看是很难了!刘文秀也罢,艾能奇也罢,冯双礼也罢,都比你大得多吧?我记得艾能奇都已经有孙子了,你们这些人也就你年龄算起来最小,但你也比我大几岁吧?更别说你们身体和我都没法比,你们就是长命百岁,也一样还得走在我的前面,你看,到最后还是得我操心!”

    杨庆赤oo地炫耀着。

    不过事实就这样。

    张献忠本人就不用说了。

    孙可望等人虽然和李定国一样都算张献忠义子,但他们年龄其实比张献忠差不了多少,这个义父义子更多是加强关系,和李定国这种从十岁就由张献忠养大的不一样。以艾能奇为例,儿子这时候都已经二十多早就娶妻生子,原本历史上孙可望等人退入云南后,他儿子艾承业就和沐天波的女儿成婚了。而李定国事实上也比杨庆略大一点,他这时候也已经三十出头了,杨庆事实上还没到三十,如果看面相说自己还是小鲜肉一枚都不算太过分。

    “那就先谢过护国公了!”

    李定国表情复杂地说。

    他也明白这一点,杨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用年龄优势,直接熬死了李自成,这一点上谁也比不了这个家伙。说到底谁活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枭雄们的确都不好对付,可凭着年龄和身体优势,熬到对手老死病死,那也一样是胜利啊!

    从这一点说杨庆就是躺赢的。

    但李定国也不知道张献忠会做何种选择,毕竟张献忠有儿子,虽然张献忠的儿子一样没什么本事。

    可是……

    谁知道呢!

    这种问题谁也不敢问啊!

    “不用客气,都是老朋友了,你们的后事交给我就行!”

    杨庆很无耻地说。

    李定国没有再搭理这个脸上贴着我年轻我嚣张的家伙,默默看着李自成的金丝楠木棺材。

    “老李很会选地方啊!”

    杨庆转头看着身后风光。

    站在这片向阳的山坡上,正好对着眼前辽阔关中平原,对着这片李自成苦心经营七年的土地。在这里放眼望去,以他那不需要望远镜的视力可以看见,洨河在一片绿色中横向流过然后汇入北去的沣河。但交汇处北边一道横亘的百余米拦河坝将河水阻挡住,并形成一个小小的湖面,抬高的河水顺着一条人工挖掘的渠道流向东北。这条看起来细细的渠道两旁一道道更细的水渠分流,来自终南山的清澈河水,就这样流入一块块农田,灌溉着那些正在抽穗的冬小麦。

    这条李自成亲自参与挖掘的渠道一直延伸到长安城,绵延近四十里灌溉三万亩良田。

    这是他七年的成就之一。

    除了因为技术条件限制,目前还不可能建成的洛惠渠,原本历史上李仪祉这个德国留学的水利专家主导建设的关中八惠剩余七惠,被李自成这个老土匪带着数以百万计的民夫,以六年的汗水甚至鲜血全部建成。

    洛惠渠其实也有。

    李自成重新修缮了龙首渠,虽然不可能达到洛惠渠的灌溉面积,但依然能灌溉三十多万亩。

    八条渠道。

    超过一百五十万亩水浇田。

    当然,杨庆也给李自成提供了一些必要的帮助,比如水泥,比如几个水利方面的人才,这些拦河坝本质上并不是高科技。而且很多都是古代就有过的,比如泾惠渠就是以郑国渠为基础,渭惠渠相当于成国渠。民国时候修建最快的就一年多,之所以李仪祉到死也只建成一半,主要是因为正好是在抗战期间。

    但本身它们都不是真正超出这个时代技术水平的。

    可怜的李自成,就这样在杨庆引诱下用他能用到的一切,甚至透支了他的生命,为这片大明饥荒最严重的土地,留下了这笔可以说是巨大的财富,留下了平均亩产不少于五石的一百五十万亩良田。

    然后他就像被榨干一样,春蚕到死丝方尽了。

    把这些都便宜了杨庆。

    “老李能有这样的归宿,也可以含笑九泉了,你知道吗?他其实是笑死的,有多少人能笑着死呢?虽然他这辈子受的苦不少,但能笑着死,还能葬在这充满仙气的终南山上,对着自己为后人留下的福地,享受那些耕种的百姓每天抬起头就能看到他的崇敬目光,这真得很完美了!其实有时候想想,人这一辈子追求的也就是这么一个归宿了,我觉得他在人生最重要时刻做出了最完美选择!”

    杨庆继续撩李定国。

    “护国公是指拱手向您投降吗?”

    李定国无语道。

    “说投降就过分了,都是自己人有什么投降可言?不论他以前做过什么终究是大明藩王!而现在李家作为大明的藩王,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继续为大明管理这片土地,于是把她交给朝廷来管理,卸下这副重担而已!如果哪一天张献忠觉得自己已经管理不了他的辖区,同样也可以向朝廷提出辞职的,其实我觉得就他的身体,再继续让他管理四川也是朝廷对他的不负责任。”

    杨庆说道。

    “护国公想怎样?”

    李定国警惕地说。

    “不想怎样,就是随口说说,没有逼你们的意思,蜀公最近经常会发病吧?他还时不时昏倒吗?我这是关心他的身体,没什么别的意思。”

    杨庆说道。

    “再说我就是真有别的意思你们又能如何?你们又打不过我!”

    他紧接着拍了拍李定国肩膀笑着说道。

    这时候那棺材进入享殿。

    “走吧,去给老李上柱香,祝他早登仙界!”

    杨庆说道。

    李定国没有在说话。

    两人和其他那些拜祭李自成的人一起走向享殿,为大明秦王送行,接下来他的棺材将通过后面的升仙桥进入地宫,从此告别这个人间。就在同时数百名带着镣铐,身上穿着建奴服装的家伙被押过来,在那些士兵的殴打中跪在享殿前……

    “这是?”

    李定国疑惑地说。

    “给老李祭祀的建奴,虽然我是不提倡血祭之风的,但他们喜欢那就随他们吧!”

    杨庆说道。

    说的就好像不是他最先开始把孝陵的享殿当刑场,时不时凌迟几个建奴和汉奸,用鲜血祭祀大明太祖一样。

    潞安之战已经结束,除了不足两万清军逃入山林,目前还在围剿中之外,剩余五万清军在潞安被歼,孔有德自杀,耿仲明下落不明,据说是被攻城火箭炸得尸骨无存。大玉儿的哥哥满珠习礼之前就在突围时候被乱枪打死,逃入上党盆地的总计十一万清军就这样覆灭。剩下的清剿只是时间问题,那些逃入山林的清军根本找不到吃的,这又不是抗战时候太行山区可以种玉米,地瓜,这个时代太行山区根本没有多少可种的作物。

    他们在山里找不到多少粮食。

    只要明军在外围始终维持清剿的封锁,就算不打用不了多久他们也得多半饿死。

    或许会有极少数漏网之鱼。

    但那个就无足挂齿了,总之关内清军已经成为历史,要么成为这片土地的肥料,要么成为奴隶被榨干最后的价值。

    至于这场血祭……

    这个真不是他指使的,而是李过这些人,觉得给李自成血祭两百建奴比较能安慰老李在天之灵。

    毕竟他没看着多尔衮的死。

    既然这样就随他们便了,反正这时候顺军手中有的是俘虏,无非就是少卖几个,于是就这样两百名俘虏带着镣铐成了祭品,到享殿前放血以便让老李走得安心。而且这里面还有好几个野猪皮的后人或族人,包括褚英的孙子杜尔祜,他的两个弟弟都已经死在了潞安之战中。

    李定国只是随意地看了这些祭品一眼,略微感慨一下,然后就跟着杨庆一起走进享殿,开始向李自成做最后送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告教官,我要追〕〔谪龙〕〔诡秘之主〕〔伏天氏〕〔末日仙姝〕〔重生七零小娇妻〕〔第一序列〕〔天价狐宝:娘亲,〕〔女心理医生:甜宠〕〔九星毒奶〕〔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家的味道〕〔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乘龙快婿〕〔山海意难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