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神话主宰〕〔龙神至尊〕〔火影神树之果在异〕〔帝世无双〕〔我的毒功已天下无〕〔杰东中短篇小说〕〔朕有帝皇之气〕〔剑起苍生〕〔魔改大唐〕〔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的超脑能建模〕〔生存竞技场〕〔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法师娘的大冒险〕〔恶魔就在身边〕〔镇世仙尊〕〔至尊时代〕〔都市全能医皇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第35章 打架
    孟梦的校服外套被放在一旁,她上身穿的漂亮的淡粉色羊毛衫, 此刻被红棕色的蘸酱溅了一身, 整件衣服惨不忍睹。

    她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主,新买的衣服被弄脏, 当场拉下脸对着宁冬一通国骂,引得店里的人全都不明所以地朝这边看了过来。

    宁冬从没想到一个女孩子嘴里可以说出那么多不重复的脏话,污言秽语劈头盖脸地砸来, 顿时被骂懵了。

    她脸色发白, 紧张地道“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回事”怀舟察觉到突如其来的动静, 皱眉看向二人。

    宁冬吓得浑身微抖, 无助地看向宁秋,神色无措, “姐, 我刚刚被绊了一下, 不是故意的”

    听见宁冬对宁秋的称呼, 孟梦神色微动,打量了宁冬两眼。

    李安阳见势不妙,连忙拉住孟梦。

    “行了行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你骂她一小姑娘干嘛”

    “我昨天周末才买的衣服。”孟梦拿着餐巾纸,气的脸色发青,“纯羊毛的, 弄成这样怎么洗啊”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道歉有用么, 这衣服你得赔我。”

    要换成别人, 孟梦兴许骂一通出完气就算了。

    可这初中生好像是宁秋的妹妹,她偏偏不想就这么简单了事。

    “过道这么宽,你踩我一脚就算了,还把蘸酱弄得我满身都是,你是不是瞎啊”

    宁冬表现的越是胆小不安,孟梦就越是理直气壮。

    眼看宁冬都快被哭了,宁秋变了脸色,忙起身将她拉至身后。

    孟梦满身蘸酱,宁冬也没好到哪里去,右手袖子脏了一片。

    耳旁孟梦的脏话还在不停地响起,她猛地沉下脸色,冷冰冰地看向孟梦。

    “是你先把脚伸出来绊到了人,照你这么说,宁冬的校服也脏了,你是不是该赔她件校服”

    孟梦愣了一下,没想到宁秋看起来腼腆柔弱,说话也会如此咄咄逼人。

    趁她发愣的时候,许清澜也不动声色地将宁冬护在身后,与孟梦说起理来。

    “她把酱料弄到你身上,你也绊了她一脚,两个人都有责任。”

    店里的老板娘听到动静后,也赶了过来调节矛盾。

    孟梦微微瞪大双眼,不服气地道“凭什么就扯平了”

    她气闷地还想说什么,怀舟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紧握成拳头的手锤的餐桌隐隐发抖。

    “还凭什么,谁他妈让你把脚伸那么远的”

    此刻他满肚子火气,早该知道孟梦一出现,周围准没好事。

    孟梦瞪大了眼睛,想不通怀舟为什么会对自己发火,却反而护着一个陌生人。

    明明倒霉的人是她啊

    怀舟脸色难看,宁冬本就被骂的头脑发懵,回过神来看见对方发怒的可怕模样,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宁秋看见她哭,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她冷着脸看向孟梦,寒声道“你绊倒我妹妹,不仅不道歉还骂她,是不能就这么扯平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是个人都能听懂人话,你听不懂吗”

    宁冬吓得不敢吭声,阮果等人也齐齐看向宁秋,神色惊异。

    见惯了宁秋平日里温柔安静的模样,她们还是头一次看见宁秋发火。

    她生气的模样冷若冰霜,脸上不见丝毫笑容,眼神也没有任何温度,气势显得分外凌厉。

    孟梦听见宁秋的话,瞬间气的火冒三丈,拿起餐桌上另一碟蘸酱就要往宁秋身上砸去。

    谁也没料到孟梦会突然发难,全都反应不及。

    “宁秋”

    怀舟神色猛然一变,不等他挤开李安阳挡在宁秋面前,宁秋已经迅速地抓住了孟梦的手。

    孟梦的手被宁秋紧紧握住,瓷碟没能砸出去,粘稠的蘸酱就这么顺着手流了下来,弄得两个人的袖口惨不忍睹。

    宁秋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种蛮不讲理的人,这次也是真的生气了。

    她紧皱着眉头,狠狠地推开孟梦的手。

    对方失去平衡点,酿呛着跌倒在了沙发座上,手里的蘸酱碟滑落在大腿上,这下连裤子也弄脏了。

    孟梦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差点鼻子都气歪了。

    “妈的”

    话刚出口,宁秋大怒,拿起桌上放抽纸的盒子朝孟梦脸上砸去。

    宁冬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看见宁秋和别人打架的一天。

    她吓得抓紧了许清澜的衣角,哭都不敢哭了。

    许清澜眉头紧皱,安抚地拍了拍宁冬的背。

    孟梦大叫一声,鼻子被砸的生疼,在暴走边缘徘徊的理智也终于全部失控。

    没等她扑上去反击,怀舟已经挡在了宁秋身前。

    “道歉”

    孟梦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眼神既委屈又不解。

    “她拿东西砸我,为什么我要道歉”

    “我再说最后一遍,道歉”

    他的声音饱含怒火,眼神森寒锐利的像把刀,几个字从牙缝中挤出来,显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孟梦不是没见过怀舟发火,却是第一次见他气成这个样子。对方的表情凶狠渗人,饶是她熟悉怀舟,也冷不丁打了个颤。

    僵持数秒,孟梦终是抵抗不住来自于他的压迫感,咬唇小声地道了歉。

    对不起三个字一出口,怀舟一把将孟梦推到了李安阳怀里

    “你带过来的人,从哪儿来的把她扔回哪儿去”

    李安阳明白今天这事是自己做的不妥,他知道怀舟厌烦孟梦,就不该任其一路跟着追到这里来的。

    他沉着脸,不顾孟梦的气恼和郁闷,强行把人拽出了烤串店。

    刚刚只是吵架,眼下两个女生都差点打起来了,还弄坏了两个碟子。

    不止店里其他学生和客人看的发愣,烤肉店的胖老板也被惊动了。

    怀舟也顾不得宁冬还在这里了,他转身拉起宁秋的右手,看着她被弄脏的袖口,神色紧张又恼怒。

    “宁秋”

    宁秋的面色仍带着未褪去的冷怒,她紧抿着唇猛地甩脱了怀舟的手。

    转身看向胖老板时,她脸色微缓,温声道“在您的店里惹了麻烦,真的非常抱歉”

    “对不起,结账的的时候,那两个摔坏的碟子我会一并付钱的。”

    许清澜扫了眼餐桌,也道“我们都吃好了,老板结账吧。”

    从始至终,宁秋没有看怀舟一眼,转身朝着前台走去。

    怀舟脸色发白,心脏瞬间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难受到无法呼吸。

    许清澜准备拿出钱包结账,宁秋冲他摇了摇头,将早就准备好的两百块钱放在了柜台上。

    “算上两个碟子,一共是一百五十三,我找你四十七”

    前台的老板娘准备找零,一只大手从宁秋身侧穿过,将五张一百块放在了柜台上。

    “七号桌跟八号桌一起结。”

    老板娘拿着四十七块零钱愣住了,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宁秋。

    宁秋主动朝老板娘伸出了手,“不好意思,我们不是一起的,分开结。”

    “走吧。”

    拿到零钱,宁秋轻唤了许清澜一声,目不斜视地带着宁冬几人朝门口走去。

    怀舟孤独地僵立在柜台前,右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谁也没想到好好一次聚餐会变成这样。

    许清澜也没了看他笑话的的心思,眼神复杂地望了怀舟一眼,安静地离开了。

    怀舟静立片刻,一言不发地转身朝外面走去。

    老板娘还在找零,转身一看,钱还在桌子上,付钱的人却已经不见了。

    街上,趁着宁秋结账的时候,程小婉赶忙去便利店里买了包湿纸巾来。

    “秋秋,擦擦你跟小冬的袖子吧。”

    袖子上的蘸酱都凝固了,仍旧散发着浓浓的烧烤味。

    宁冬刚才哭了半天,她吸了吸鼻子,望着宁秋的眼神还有些呆滞。

    从来没想过,冷淡内敛却乖巧的宁秋会和别人打架。

    还是为了她。

    阮果帮着宁冬擦袖子,嘴里喋喋不休。

    “我真是服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什么人都有,从来没见过孟梦这样的奇葩,简直了”

    “别说秋秋生气,我都想打她”

    “我的天哪,她一个女孩子嘴居然那么脏,怀舟怎么跟这种人”

    提起怀舟,阮果飞速扫了宁秋一眼,闭嘴不说话了。

    程小婉垂眸不说话,神色黯淡地看了宋家辉一眼。

    孟梦那样的女生,即便放在荣昌也是少数。

    可一颗老鼠屎坏掉一整锅汤,外人看荣昌的学生,个个都像孟梦和孙贝贝。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是一想到自己也是荣昌的学生,宋家辉等人或许会心有芥蒂,便觉得难受。

    宁秋脸色微冷,将染了颜色的湿纸巾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我今天没控制好情绪,把场面弄得有些不愉快,你们别往心里去。”

    “挺晚的了,大家都早点回去吧。”宁秋挂上淡淡的微笑,“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去。”

    她实在不想多留,朝着阮果等人挥了挥手,主动拉起宁冬与程小婉朝远处的车站走去。

    阮果停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与宋家辉等人望着宁秋的背影发呆,半天没回过神来。

    半晌后,许清澜最先回神,他缓声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她生气的时候挺可怕的”

    阮果深以为然。

    平常宁秋给人的印象就是个文静腼腆的乖乖女,有种很好欺负的感觉。

    哪怕受了委屈,她也只会是那种忍气吞声,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的小包子。

    可恰恰相反,宁秋外表柔软,内在却十分强硬。

    “这是我第二次见宁秋打人了。”

    宋家辉推了推眼镜,“我觉得她生气的时候很像一个人。”

    阮果扭头问他,“谁”

    “年级教导主任。”

    那冷若冰霜的表情,那毫无感情的眼神,以及严肃深沉的脸色,简直跟教导主任一模一样,压迫感有十级强。

    阮果回想了下这位令一中和荣昌学生闻之色变的教导主任,抖了抖嘴角。

    “别说,还真挺像。”

    但是她觉得宁秋发起火来比教导主任可怕多了。

    傍晚的冰冷夜风吹在脸上,孟梦被李安阳拉出了烤串店。

    她坐在路边的休闲椅上,浑身都是脏兮兮的酱料,正委屈地一边哭一边骂,让李安阳头疼欲裂。

    李安阳见过的女生多了,脾气暴躁的主也不是没有,孟梦这么奇葩的是独一份。

    “都让你别来别来,非得死皮赖脸跟着来,你说你老缠着舟哥干嘛,烦不烦啊”

    “关你屁事,又没缠着你。”

    “舟哥又不喜欢你。”

    “那贺思盈还不喜欢你呢,你不也老缠着人家。”

    李安阳瞬间气笑了,追人也要讲究基本法,没见过孟梦这么惹人厌的。

    她要不是个女生,怀舟早忍不住动手了。

    李安阳正要说什么,抬头却见怀舟脸色阴沉地站在面前,心下一跳。

    “舟、舟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神在星际〕〔温炖的小时光〕〔我能修炼一亿次〕〔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法爷永远是你大爷〕〔游戏世界的开挂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男神大人太难追〕〔诡秘之主〕〔霍夫人是个小哭包〕〔黑金继承人〕〔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的细胞监狱〕〔第一序列〕〔超次元女子监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