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剑超神〕〔无限血核〕〔妙手神农〕〔开局站在人生巅峰〕〔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杨凡舞凝竹〕〔震惊,我被女帝抢〕〔一人之万恶之源〕〔这是我的星球〕〔亡者殊途〕〔回档在相爱之前〕〔鬼医废材妃〕〔夫人她马甲又轰动〕〔穿书后我成了暴君〕〔剑主八荒〕〔鬼眼医妃:王的盛〕〔重生暖婚〕〔万维〕〔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冷香盈袖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真大师兄 【3】繁荣地赵家庄
    且不说她如何如何了得,只她最近越发霸道偏执了,什么饭粒掉桌上了、吃饭没把碗端起来、走路声音大了、睡觉呼噜大了、种种不是皆是一顿家法伺候(此家法是李妙真一年前新设,分竹、铁二鞭,竹鞭上打赵敬下打侍女妇孺和轻过者,铁鞭打重过叛逆,执行家法必跪搓板)。

    赵敬至今已受家法九次,看官想想,一个黄髫幼子如何受得了如此折磨,心灵受伤严重,所以才说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练武修真,可事到如今,如何向李妙真开口?懦弱是前赵敬之死原因,想必除了天热日晒、体力不支外大部分原因是吓死得吧!

    赵敬想到这些,叹气道:“管她呢!走一步看一步,她强让她强,清风拂山岗!想那玉阳子王处一,前世也早有耳闻,自己也算有个靠山,烦恼随风去,我自向前行!”

    说完,赵敬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向前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赵敬向西走了百步踏上一座土坡,挑眼望去便有一座城池出现在眼前,远远看去,除了接海处,长长的城墙便不见边际!

    好一座赵家庄,当走到跟前,一条宽百丈的人工河绕城而过,赵敬不由一叹:“只此一河拦却了万千军士!”

    踏过望海石桥,只见那城墙约莫高七丈,端的是高大雄伟,那城楼重檐歇山气势巍峨,有三城门,一进一出分两侧,中间曰:朝阳门,进者曰:紫气,出者曰:东来,往来贩夫走卒商贾贵人不分贵贱,只论先后井然有序依次而过。

    朝阳正门非公务不得进出,赵敬虽是赵家庄少主,却没有丝毫特权(原本还是小有特权的,自打李妙真执掌赵家内外大权,从严治家更新规矩便没了),只得从偏门进了。

    跟着人群排着长队,虽然人多,但规矩严谨到也迅速,待到走到城门底下,只见此门口两侧站着八名威武雄壮的庄兵,个个身高五尺六寸以上,威风凛凛好不嚣张!

    那些庄兵见了赵敬自然是认识的,只是现在一个个眼鼻朝天,装作没看见似的,赵敬也不恼不气,没办法,谁叫自己人小力穷,毫无威严,现在还能自由的活着还多亏了人家李妙真哩!

    怎么说呢?这赵家若没了李妙真,就凭赵庸赵敬之流,早就散架消亡了。是生是死犹未可知!

    不理他们,穿过城门洞,早有一位老仆牵着头杂毛驴,坐在一角等候。

    那老仆老远便瞧见赵敬,欢喜得牵着驴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少爷!少爷我在这哩!”

    那老仆来到跟前,态度极是恭敬暧昧,嘘寒问暖把赵敬都整的不好意思,长话短说,赵敬翻身跨到驴背上,老仆牵驴而走!

    这老仆何许人也?赵敬也不太清楚,只知是四十年前随赵庸母子一道来此的老仆,一直忠心耿耿勤勤恳恳,看官若说既然老仆忠心,为何不跟随赵敬一块出去,让他这么个小孩一人往大山里跑?

    这可错怪了老仆,实在是家规严苛,若老仆无公事出城一步,赏竹鞭百鞭,现在这世道,老仆们也不容易,府中盯梢之人大有人在,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至于赵敬怕不怕罚,自然是怕,可为了以后扬眉吐气,一时的惩罚又算得了什么?她总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吧!至于有人告密,家法云:仆人告主,赏鞭三十!遇事不报,赏鞭五十!因不报致使主有损伤,赏鞭一百!

    这就是报与不报皆罚,所以只要自己没出事,轻易不会禀报,即使出事也只有一百鞭而已!(你说这娘们是何居心?)

    还有就是半年前,李妙真已出海去东瀛国了,至今未归!所以也没人去操心自己的事。

    赵敬骑着那杂毛驴,闲逛城中,只见这城中,道路宽阔,两侧店铺林立,百业兴旺,南北东西所产应有尽有,人流滚滚,擦肩磨肘,繁荣之胜不逊大邑!

    这城中,除了本地人外地人,还有各种蛮夷,南方的,北方的,海外的,尤以西域胡姬最招人喜欢!

    赵敬行了多时,忽见前方人流汇聚,好奇心下,便走了过去,离近了便有异域音律响起,下了驴,挤上前去,只见前面搭了个台子,上面坐着八个蒙面胡姬,手里各持乐器,其音大异于中原,让人耳目一新。赵敬只识得其中弹布尔一种,其他盖不能识!

    八胡姬围坐成半圆,中间站着一位身材高挑,面遮薄纱,肌肤雪白,衣着暴露的美姬,在那跳着异域舞蹈!端的是香艳无比,那哪是观舞,纯粹是看肉罢了!

    可虽然自己心里吐槽,身子却不愿挪动,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之后自叹道:“自己与他人何异?”

    就在这时,从台子后面的马车里,下来一个大高个子男子,那男子高鼻梁,蓝眼睛,红头发,长得极其帅气,那男子纵身一跃,便上了高台,一把揽住那舞姬,而后大跌台下百姓眼球的,居然大庭广众之下二人吻了起来。

    此时台下上百观众,竟都屏住呼吸,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对方二人,那女子与男子一边亲吻,一边还摆出姿势挑逗观众,台下百姓被勾的一个个火急火燎,那铜钱哗啦哗啦的扔向高台。

    又过半刻,那二人才分开,随后,那男子拉着女子的手用力一甩,大概是练了老多次,那女子便摆着造型腾空而起,待要落时,男子伸手便把她接在左手中,紧接着那舞姬居然便在这男子的左手掌中跳起了旋转舞,一时把台下众人惊的大声叫好!

    就在此时,就在那美男子下来的马车上,车窗上的布帘被轻轻拨开,一张戴着白纱的面容初露,虽然有遮拦掩盖,但那张脸确实是人间绝色!

    那是个白衣异域女子,她盯着台子那边的赵敬,目不转睛的看着,车里一个身着黑衣的身影,吐露出沙哑地口音说道:“圣女,那就是李妙真的小丈夫——赵敬!”

    那白衣女子点头道:“恩,善恶有报,李妙真欠下的债,便先由你来还吧!”说完便又放下了窗帘。

    赵敬却一点也不知道马车里发生的事情!

    此地香艳的表演,大概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一声晴空霹雳炸响,顿时风来云聚,转瞬间天空便被乌云笼罩。老仆挤到台前拽着赵敬就走,边说道:“少爷快走吧,眼瞅着就下雨了,千万别淋了雨!”

    赵敬本不愿走,可此时便要下雨,那高台上的胡姬们都各自开始收拾物品,准备避雨了,自己今日未带伞,可不愿意被淋成个落汤鸡!便随着老仆快速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九指剑圣〕〔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顾暖暖沐融云小说〕〔朕只是一个演员〕〔不会真有人觉得修〕〔我的一天有48小时〕〔玩家凶猛〕〔哈利波特之炼金术〕〔从蚂蚁开始进化〕〔当维修工的日子〕〔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