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先生:宠妻百分〕〔挚爱闪婚总裁欢温〕〔噩梦调查员〕〔我真是实习医生〕〔驭山〕〔临神传〕〔地元精气化生系统〕〔暴力书生〕〔白龙之凛冬领主〕〔万古最牛赘婿〕〔朕有帝皇之气〕〔无敌之最强神级选〕〔农门药香:拣个郎〕〔完美隐婚,老公已〕〔第一战神〕〔天下第一〕〔兰河之春〕〔我在仙山当魔君〕〔扎针本妃是专业的〕〔褚先生日常被嫌弃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真大师兄 【4】情敌张易之
    说时迟那时快,好巧不巧的赶上一场秋雨,此时已是九月末了,天气渐冷,那雨一下,顿觉凉意来袭!

    待到赵敬与老仆踏入赵府一小偏门时,豆大的雨滴如期而至,顷刻间大雨如柱把赵敬后背淋了个透心凉!

    二人进了赵府,那赵家亭台楼阁,高屋广厦,南北东西之风格聚之一地,内涵九宫八卦,四象两仪,主体恢宏大气,又兼有灵秀精致,其形制类比王侯,真的是山东第一等园林宅邸!

    自进入赵府,便有步廊串联诸院屋舍,故风雨虽急,依然能从容行走,步廊里常有婢女结对而过,向赵敬打招呼的屈指可数!

    赵敬也不做声,相遇便让道与她,不与其冲突,碰到问候他的便笑脸回应,他只是粗粗看去,便知这赵府盛况,听那老仆说,先前府里便有婢女一二百,自打李妙真掌家,这三年,又添置了五六百之多!

    什么高丽婢,昆仑奴,东瀛女,撒马尔罕、伊斯法罕等地的女婢这里都能寻得见!

    自打上次因为打呼噜的事,赵敬已经迁出长春园长生堂,搬到了西南角留园庆余堂已经一年半有余,庆余堂中相当冷清,就连最后一个婢女都于七月前托人送礼离开了此地!这里现在便只剩了赵敬与老仆俩人而已!

    一回到庆余堂正屋,老仆赶忙从里屋取来干净的旧衣帮赵敬更换,说道:“这老天爷真是眼瞎,该下雨不下雨,不该下雨便下个没完!看把少爷淋得!”

    赵敬接他话道:“童叔你还能管了老天爷!若是一直风调雨顺,谁还去拜他?”

    老仆听赵敬这么一说,心中不由惊奇“这少爷是怎么了?说出的话好有深意!”便追问道:“少爷!若如您所说,那要老天爷何用?”

    赵敬笑着回道:“因为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忍着痛,苟活着!直至我们死亡或与它同归于尽!”

    “少爷的话,小老听不太懂,小老还是去厨房弄点姜汤,给少爷您去去寒气!”

    “去吧!去吧!”

    老仆出门去弄姜汤,赵敬对这庆余堂细细打量!这堂中相比其他地方那是很简陋的,堂中正厅两侧只有四把椅子,中间的墙上挂着幅《松鹤万寿图》图下摆着一对疑似钧窑海棠红花觚瓶,瓶里插着几根孔雀翎,除此之外在无它物!

    要知道这正厅深有三丈,阔有三丈,面积是很大的,只有这几样东西,确实是少了些!

    赵敬正看着那《松鹤万寿图》,思绪万千。

    “赵敬!你在呀!”一个女声突兀的打断了赵敬的思绪,赵敬转身向后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粉衣的侍女出现在自己面前。

    赵敬一见来人,大脑迅速做出提示,这粉衣女子名叫李悦儿,本是自己前身的丫鬟,可自打一年前攀上了张小官人的高枝,处处与自己作对,自己对她是无比厌恶的。

    赵敬虽然心里鄙视,可面上还得过得去,要不更麻烦,女人心海底针,可不能得罪,不能招惹!

    赵敬笑着道:“是李姐姐呀!您怎么来了?”

    那李悦儿神气的道:“赵敬,我得了大总管的令,要收回那海棠红花觚瓶,你可同意!”

    “同意!这瓶子我早就想给李姐姐送去,可又搬不动,还麻烦李姐姐亲自来,真是过意不去!”赵敬违心的说!

    那李悦儿听了此话,却也没给赵敬好脸色说道:“算你识相!我告诉你,这可不是我要的,这是张小官人要的,你知道不知道?”

    “嗷!是张小官人要的,这我还真不知道,要早知道我还不得亲自给他老人家送过去!何须让李姐姐费力跑一趟!”

    赵敬处处做低,那李悦儿,也拿不着什么话,便又离赵敬近了些道:“听姐姐一句劝,那张大官人面如莲花,精通音律舞蹈,武艺高强,又巧舌如簧,器大活好!现今极受太君宠爱,你若拜他为假父,那好处大大的!”

    赵敬听到此处,心中无名火起,可还是没有发作,只问道道:“太君平时如何宠爱他了?”

    那李悦儿煞有其事的说道:“说了你也不懂!我告诉你,你太小了,哪里懂得太君现在的苦!我亲眼看到太君牵过张大官人的手,摸过官人那如玉的脸,而且太君还喜欢看张官人跳舞,张官人只给太君一人跳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张官人早晚会名正言顺的与太君在一起,所以你若主动一点,或许可保平安富贵!”

    赵敬听后,摆手道:“还是算了吧!我连亲父都没伺候好!哪里还容得下个假父?”

    李悦儿听了大不高兴的道:“我这可是为你好!你还拽上了,要不是看在你母亲还有老太太的面子上,我都懒得看你!”

    赵敬见她如此说,怒道:“看不惯,那就别看,恕我不能奉陪!”说完转身进了东屋。

    那李悦儿见他这番对她,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赵敬骂道:“小贼!你等着!有你好果子吃!”说完转身就走,旁边一跟班连忙问道:“悦姐!那花瓶呢?”

    李悦儿心里正来气,一巴掌拍在那跟班头上道:“傻货!愣着干什么?搬呀!这还用问?”

    那跟班一听,道了声“好嘞!”便与另一个跟班一人一个把那两个海棠红花觚搬走了!

    那李悦儿临出门,还往屋里啐了一口道:“等着瞧!有收拾你的时候!”

    赵敬进了东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那张大官人何许人也?那厮是定州人氏,名叫张易之(与武则天一男宠同名)家中本是殷实富户,五岁时,遭了兵祸,家中财货具被抢光,侥幸没有死伤,为了给家中换取一些米粮,自卖身与当地一女异人。

    那女异人其实就是个年过五十的老巫婆,会些左道邪术,自得了张易之如获至宝,传了些健体强身、戏法魔术、音律舞蹈、制药房中之术,十年后女巫死,继承其家产,因贪婪美色好赌成性,没两年便把家产败光,还欠了一大堆感情债,一时惶惶。

    便逃出家乡,辗转多地来到赵家庄,时李妙真入赵府一年有余,大权在握,威风赫赫,欲建控鹤卫,一时应招者数千人,张易之等百人入围,仅三月,便被封为控鹤卫奉宸令,一时风光无两!

    可那张易之怎会满足于此,想方设法讨得李妙真欢心!而李妙真看中他,也无非是这小子长的好而已,可后来,不知这小子怎么巴结的,居然让李妙真弃了一众女按摩师,独留他为其按摩,至于二人有没有发生什么?谁又知道呢?

    赵敬不由叹道:“难道自己穿越来此世,开局就要带绿帽子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荒野幸运神〕〔山海意难平〕〔仙王的日常生活〕〔仙武帝尊〕〔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夺爱帝少请放手百〕〔生死帝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权路风云〕〔平平无奇大师兄〕〔诡秘之主〕〔霍夫人是个小哭包〕〔黎明之剑〕〔大明之五好青年〕〔从此刻开始让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