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重生之我要上头条〕〔猎妖高校〕〔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汉武挥鞭〕〔我在诸天群直播〕〔歌王2〕〔爱你有多深〕〔一胎两宝老婆大人〕〔极品上门女婿秦浩〕〔我真的是最强炼药〕〔域界碑〕〔抗日之全能兵王〕〔木叶之次元修仙〕〔金牌小厨神〕〔我能把你变成NPC〕〔万维〕〔历史科代表〕〔非洲酋长〕〔重生嫁给前夫死对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死武皇 第653章、一贯原则
    此刻!

    独孤天狼单膝跪地,遍体鳞伤,鲜血淋淋。

    “咳咳!~”独孤天狼口吐腥血,面色惨白,日薄西山,恨然道:“林辰!你这个白眼狼!我们御兽阁苦心栽培你!没想到竟然是养虎为患,养了你这个卑鄙无耻的魔贼!我真是瞎了眼,没有早些识破你的真面目,将你扼杀在摇篮中!”

    “我也是瞎了眼,在堕魔谷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徒!早知今日,那时就该留下你的狗命!”林辰冷声道。

    “堕魔谷!?难道、、、”独孤天狼惊愕万分,细细回忆起来,所有无法解释的,一切都变得通明,愤然道:“原来真正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你!”

    “幕后黑手?”林辰嗤之以鼻,冷淡一笑:“呵呵,你错了,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早就葬身魔手!说起来的话,我还是你的恩人呢!”

    恩人?

    独孤天狼沉冷道:“见过无耻的人,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

    “再无耻也比不上你,竟然对一位柔弱女子作出趁人之危,有失尊严的可耻之事!像你这种窝囊废,活着就是条臭虫,死了也污染空气,我打从心里的鄙视你这种无耻无能的卑鄙小人!”林辰辞色锋利,冷眼蔑视。

    “闭嘴!”独孤天狼暴戾恣睢,一副青面獠牙的狰狞模样,发狂怒吼:“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账东西!你夺走我心爱的女人!我就是死,也绝不让你好过!”

    话毕!

    独孤天狼正欲自爆,但林辰出手更快。

    咻!咻!~

    雷霆飞针,寂血锋芒,微细如丝,瞬间刺透独孤天狼浑身要穴。

    封禁!

    独孤天狼全身麻痹,犹如万蚁噬咬,痛苦万状,动弹不得,满脸痛恨的叫骂道:“林辰!你这个混账东西!今日本少栽在你手里我认了!但总有一日,定会有人揭穿你的真面目!总有一日,你定会遭天下耻骂,万劫不复!总有、、、”

    咻!~

    一枚血针,刺破独孤天狼的喉口。

    “呃!”

    独孤天狼面容僵硬,双唇干裂,喉咙里像是被卡住了般,整得变成了一个活活的大哑巴,怨恨至极的怒视着林辰。

    “废话真多!现在终于耳根清净了!”林辰冷哼一声。

    “剑无!”

    司马天琪循声追了过来,见到独孤天狼满身是血,跪倒在地,亦是心惊不已。

    独孤天狼见是司马天琪,双瞳蠕动,极力想要开口揭穿林辰的底细,可就是拼尽所有的力气,也发不出丝毫的声音,只能可怜巴巴的瞪着司马天琪。

    而林辰早就感知到司马天琪的到来,及时封住了独孤天狼的哑穴。

    不由!

    林辰两眼直视着司马天琪说道:“方才这个卑鄙无耻的小徒,想你趁你不济侵犯你,想必你现在对他定是恨之入骨,所以特地给你留了个机会,让你亲手了结他!”

    “恩!”司马天琪微微点头,手中抽现出短匕,想起方才独孤天狼对自己的无礼之举,满脸怒意,一步步逼近独孤天狼。

    独孤天狼面容抽搐,一副可怜兮兮的望着司马天琪,似有求饶之意。

    司马天琪虽然恨意极重,但终归天性纯良。纵是独孤天狼令她厌恶,但他可是整整爱慕了自己十年,在对爱情的追求上独孤天狼并没有错,只是做法偏激了。

    内心挣扎良久,司马天琪缓缓收回短匕,叹然道:“罢了,再怎么说也是同门师兄弟!纵然有罪,我也得回去如实禀报师门,让他得到师门的审判!”

    闻声!

    独孤天狼暗暗松了口气,不枉他整整爱慕了司马天琪十年。

    可独孤天狼刚松下一口气,突然一道凌厉寒芒,一闪而过。

    咻!~

    一剑锋芒,一把冰冷的长剑,狠狠贯穿独孤天狼的心口。

    独孤天狼眼瞳急缩,充斥着血丝,脸上似乎起了鸡皮疙瘩,嘴唇哆嗦,浑身抽搐,万念俱灰,痛恨不甘的瞪着林辰。

    生与死,只在一瞬间。

    而司马天琪也是惊呆了眼,竟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林辰竟然残忍果断的直接击杀独孤天狼。

    噗嗤!~

    林辰冷冷抽出长剑,反而一本正经的对司马天琪说教道:“记住!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作为女人,就更加不能心慈手软!因为垂死的恶狼,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可怕!”

    “你!?”司马天琪惊怒交加,愤然道:“你为何要杀他?”

    “你不杀他,以后他就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再欺辱你,如果没有我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林辰语气冷淡,杀人似乎对他来说是习以平常之事。

    可司马天琪无法接受,望着眼前的林辰,简直就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满是气愤的叫道:“杀不杀他!是我的权利!你也太残忍了!”

    “你不敢下手,我帮你善后而已,恶人我也帮你做了,你也不必执着你所谓的道义!在这残酷的世界,只要是侵犯你的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林辰酷然道:“斩草除根,永绝后患,这就是我行事的原则!”

    “歪理!”司马天琪怒火更盛,抽现出龙骨鞭,冲着林辰质问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当时我遭人暗算,你是不是一直活动在魔雾沼泽?”

    “是!”林辰没有说谎。

    司马天琪娇容惊怔,双目赤红的怒问道:“你杀了我师弟林辰?”

    “没有!”林辰回道。

    “你撒谎!”

    “我为何要撒谎?”

    “难道你觉得这是个巧合?”

    “巧合?应该可以这么解释。”

    “应该?”司马天琪面色骤冷,冷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刻意接近我?你到底有何居心?”

    “我刻意接近你?呵呵,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竟然你不信任,那就大路朝边各自走,再会!”林辰神情淡漠,转身便走。

    司马天琪对自己的关心,甚至不惜与自己对峙,林辰心里暖暖的。但眼下形势越来越复杂了,而且林辰还计划着夺回剑河手中的麒麟之晶,司马天琪怎么也不适合再跟着自己。

    “你站住!”司马天琪喝斥。

    “自己保重!如果下次你我能在见面,你还是觉得我是杀你师弟的仇敌,那你随时可以动手!对了,此地现在并不平静,你赶紧离开吧,免得再惹出事端。”林辰说罢,迅速闪身没入林间。

    “喂!你回来!话还没说清楚,休想走!”司马天琪气得直跺脚,但早已感知不到林辰的踪影。

    不过,林辰却蛰伏在暗中,足够确保司马天琪的安全,才敢放心离去。

    毕竟,司马皓龙他们皆以斩除,应该无人再威胁到自己。而司马天琪的话,只要能够继续保持剑宗弟子的身份,应该也没人会再认出来。

    而司马天琪知道林辰行踪诡秘,难以追寻。但念在与独孤天狼尚有同门之谊,于心不忍,将独孤天狼随意善后之后,便闪身离去。

    “林辰!还有你这个剑无!本小姐一定会揪出你们的!”司马天琪气急败坏,恢复调理状态之后,便继续深入魔林。

    然而!

    在林辰他们离去不久,一道鬼魅残影,闪身掠现。

    接着!

    那位神秘者,露出一双锐利深邃的眸子,在四周细细扫视。

    忽然,那位神秘者便发现了一处草率的草坟,便扬手一掌,将独孤天狼的残尸给掀了出来,死状惨不忍睹。

    “恩,没错了,这具尸首身上残留着天龙刀的气息!这小子果然还活着!”那位神秘者寻思道:“而且这具尸首死亡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这小子定是藏身在附近!哼!当日之耻,定要让你百倍奉还!就是掘地三尺,本座也要将你这畜生给揪出来!”

    唰!~~

    化作残影,鬼影无踪般,瞬间消失在魔林。

    同时!

    某处暗地,剑河盘膝而坐,双手交幻舞动。

    眼前!

    一颗晶莹璀璨的麒麟之晶,漂浮在身前。

    剑河全神贯注,转运着体内的玄力,数番试图想要去吸炼麒麟之晶。可当麒麟之晶的能量流入体内之时,很快就会迅速流失。

    “额?又失败了!”剑河困惑不解的盯着眼前的麒麟之晶,嘀咕道:“没道理啊!以我的体质与修为,足以吸炼麒麟之晶,可为何却一次次从我体内消失了呢?”

    传闻,得到麒麟之晶,将其吸炼,便可得到火麒麟强大的天赋神通。

    剑河尝试百法,始终束手无策,若是强意而行,很可能还会破坏了麒麟之晶。

    沉思良久!

    剑河细细回忆着,突然脑海一怔,恍然道:“不!之前那小子有点问题!竟然火麒麟是被他所杀,定是有所隐瞒!我真是太急躁了,竟然就这么放过了这小子!还好我醒悟及时,这小子定是未走远!本少一定要把你再揪出来,好好再盘问清楚!”

    想到于此!

    剑河凭空一闪,诡异消失。

    至于林辰,又乖乖回到了魔洞。

    毕竟,林辰接连重耗,又为了压制体内的麒麟之火,还未稳定下来,又强行出手对付独孤天狼。一连串无停歇的损耗下来,哪怕身体状况撑得住,心神也是疲惫不堪。

    如果想要对付剑河,夺回麒麟之晶,或是应付不变之变,林辰必须得保证最充足的状态。

    不由!

    林辰盘膝而坐,抱守心神,沟通魔魂,形神合一,静心闭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仙王的日常生活〕〔山海意难平〕〔荒野幸运神〕〔穆延霆许念安全文〕〔诡秘之主〕〔我的不死外挂〕〔夺爱帝少请放手百〕〔仙武帝尊〕〔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第一序列〕〔生死帝尊〕〔食物链顶端的忍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平平无奇大师兄〕〔权路风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