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璃剑〕〔空间之超级农富妻〕〔清妾〕〔圣尊〕〔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我在帝都建洞天〕〔诸天剧透群〕〔傲娇仙皇养成记〕〔主宰星河〕〔六零军嫂有空间〕〔潜行1933〕〔长乐歌〕〔主神竞争者〕〔被迫成为万人迷之〕〔捕灵奶爸〕〔农门温香〕〔永恒圣王〕〔重启修仙纪元〕〔丹神归来〕〔蛊仙奶爸
石狮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电影世界大红包 第490章 真假如来(求订阅!)
    伴随着普渡慈航的一声号令,十几名妖臣,他们都是褪下了伪装,显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这些赫然都是修炼了上千年,为祸朝堂的精怪妖物!

    虎啸山林,妖风鼓舞!

    一头虎妖猛地扎进了人群之中,血腥之口大开,逞凶作恶,须臾之间就已经是夺去了几人的性命。

    “嘛呢嘛呢哄,风火雷电劈!”

    就在这个时候,叶知秋手捏引雷符,掐起法诀轻声吟诵,伴随着一阵炽热的光芒闪耀,一道惊雷自天空骤然轰下,劈在了虎妖的身上,顿时传来一阵焦糊的气味。

    “吼!”

    虎妖被一道惊雷劈中了,顿时怒不可遏地向着李晓给扑了过来,寒光凛凛的虎爪,携带着森冷的妖气,向着叶知秋闪烁而来。

    “遁地术!”

    叶知秋纵身一跃,像只土拨鼠般钻入到了地面之中,待到那虎妖扑了个空的时候,他又钻出了地面,双手一下按住了虎妖的双脚,后者的双脚被摁住了,但上身却还在向前,躯体不稳之下,直接是跌了一个趔趄。

    叶知秋再一次地跳出了地面,手仗桃木剑,虚晃一下,向着虎妖刺了过去,两者激战一处。

    ……

    ……

    天空之中,一只巨大的山雕,阴毒的神色冷冷地看着大地。

    在一声长啸声中,山雕向着地面俯冲而下,那鹰爪之下产生的凌厉罡气,仿佛是要将人都给撕扯成碎片一般。

    “大胆孽畜,休得猖狂!”

    归尘道人的手腕由下而上的撩动而起,他手中的拂尘如同钢鞭般怒甩而出,将俯冲而下的山雕又给狠狠地击飞到天空之中。

    “该死的臭道士,看我将你给刺成筛子!”

    山雕在天空盘旋了一圈之后,陡然扑扇了一下自己羽翼丰满的翅膀,顿时间,无数的羽毛散落空中,迎风暴涨,化作一支支锋锐的箭矢,刺破了空气,向着归尘道长激射了而来。

    “哼,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归尘道长冷笑一声,一道法诀打出之后,坚硬如铁的拂尘顷刻软化,变作了无数道乱舞的银丝,向着天空的方向澎湃而出,最终,在无数拂尘银丝的扑卷之下,那些羽翼箭矢就如同是落入了棉花之中的针刺,顿时失去了威力。

    片刻后,在归尘道长的操纵下,那些银丝化作一道道凌厉的匹练,与那山雕继续纠缠。

    虽然普渡慈航手下妖臣众多,好在李晓天师府的一众佛道之人也齐心协力,共同对付妖魔。

    ……

    ……

    “嗤嗤嗤。”

    随着黑气滚滚从那肩胛骨的孔洞中冒出,普渡慈航只感觉一阵吃痛,哀嚎一声。

    手腕翻舞之间,一道巨大如小山一般的手掌就顺势压了下来,那千钧沉重的力道仿佛随时能够将人碾压成碎片一般。

    见此情形,李晓不敢大意,他深吸了一口气,顷刻间,护体罡气弥漫周身,犹如覆盖上了一层坚硬的铠甲,与此同时他激发出了麒麟血脉,旋即真气灌注双臂之上,肌肉上的青筋一颗颗的鼓起,交叉格挡在了身前。

    “轰!”

    伴随着一阵轰鸣之音,李晓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手臂上涌了上来,顿时间气血翻涌,心神也是为之震荡。

    不过,好在李晓强大的肉身,自己又是麒麟血脉加身,更是蕴含着远古的莽荒之力,他竟然是将这一击给硬撼了下来。

    太极内劲反手一推,四两拨千斤的力道将这股暗劲给卸掉,同时双手绷直,双拳交错之间,已经有数十道拳影轰了出去。

    “麒麟血脉!大力金刚拳!”

    澎湃的拳印撕扯着空气,与威压而下的巨大佛掌不断的撞击,劲风鼓舞,肆虐席卷,巨大的波澜顿时激荡而开,掀起的风暴,更是将周围的几个兵卒都是给直接扇飞了。

    这个时候,普渡慈航也是眉头一皱,他也是没有想到,李晓的肉身竟然是强大到如此一种程度,心头不由得是为之一凛。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两人也已经是交战了数十个回合。顿时间尘土飞扬,整个大地都是为之轻颤起来。

    “三分归元气!”

    李晓将手掌收在腰间,将四周天地的浩荡元气都是牵扯吸摄到了其中,从而是形成了一道澎湃鼓动的气波,向着上方猛然推出,只见一道凝练的乳白色光柱,从李晓的手掌迸射而出,化作了一道流光向着普渡慈航冲了过去。

    这一记三分归元气,不仅是凝聚着天地之间的元气,而且更被李晓混合了一股龙脉之力,蕴含着神圣之力,这一记比之刚才拥有更大的威能。

    不过,只见普渡慈航眼中魔焰更盛,背后的虚影大放,助长着那道“如来”的虚影也是越加的庞大巨硕,仿佛是要盖住半边天际一般,那一只手掌盖下来,很有只手遮天的态势!

    但是这一次,出乎李晓的意料,那三分归元气只是在巨大“佛像”手掌上留下一道灼痕,却并没有能够洞穿。

    ……

    ……

    “不得不说,这普渡慈航还真是妖力非凡,虽然只是一介妖身,但是居然能够将佛法修炼到如此真实的地步,还真是出乎人的意料!”看见着面前的这尊“大佛像”越加的巨大,李晓心下也不由得是一动,借助着三分归元气的反冲力,身形倒退飞掠,避开了紧接而来的妖异红芒,几个弹跳,落在了地面之上。

    “李天师辛苦,稍作休息,且让贫僧来情理这毁我佛门清誉的妖孽……呔,何方妖孽,竟敢在此假扮西天如来,实为不该,既然如此,贫僧非要将你打回原形不可!”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云禅师却是站了出来。端庄肃穆的神情,两条长长的白色眉须,不沾染一丝烟尘的月白袈裟随风飘扬,悲天悯人,一副得道高僧之样。

    白云禅师一拄手中禅杖,单手竖在了身前,随着口中不断的翳动启合,阵阵梵音诵唱而出,加持周身。

    “南无多罗树王胜德如来。”

    他的身后顿时金光大绽,迸发出了一道“如来”的虚影,并且不断的幻化巨大,拔地而起,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伴随着人们的惊异之声,到了最后,那普渡慈航直接是幻化成了一栋巨大高楼的巨大佛像,比之那普渡慈航的“如来”还要高出一头来,而且这个如来手中执着一把巨大的禅杖,轻轻的一个摇晃,那清脆的声音,能够涤荡人心和魔障。

    而且白云禅师作为真正的得道高僧,所幻化出来的一尊如来虚影,散发出的金光要来得更为强烈,浑身上下,更有着那种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如此两尊如来,遥遥相对的站在大地之上,展现在人的眼前,如此的景象还是十分震撼的,让一些兵卒和百姓产生了十足的敬畏心,甚至是有兵卒,他们纷纷丢掉了手中的武器,无比虔诚恭敬地跪拜在地。

    “看,这居然是两尊如来!”

    “如来佛祖在上,且受小民一拜。”

    “这里可是有两尊如来佛祖,我们到底要拜谁?”

    “大家不要相信那普渡慈航,他所幻化出的佛祖不过是障人耳目,妖形所化,可千万信不得啊。”这个时候,十方小和尚连忙大叫提醒道。

    不过,很显然那些百姓和兵卒仍旧是执迷不悟,他们尊敬地跪拜在地,因为耽误了逃跑的时机,到最后甚至是被妖物的攻势所牵累,而变成了无辜的亡魂。

    ……

    ……

    看到几个无辜百姓和僧侣,因为被普对慈航的面容所迷惑而惨遭横死,这个时候,白云禅师眼中更是冒出了怒火,须发皆立,眼神炯炯发光,就犹如是一尊威风凛凛的怒目金刚一般!

    哪怕是白云禅师平日再怎么的宅心仁厚,平静祥和,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整个人身上则是爆发出了不一样的愤怒来!

    “妖孽,竟敢化作如来模样,害人性命,毁我佛门清誉,速速显形吧!”

    白云禅师紧握手中的禅杖,功德佛印浮现脑后,更有精深佛法之力加持其中,散发出了阵阵炫目金光,光耀天地,带着一股磅礴的佛法之力,向着普渡慈航重重地砸了过去,相对应的,白云禅师身后的“如来虚影”也是做出了一样的动作。

    “怒目金刚,低眉菩萨,哼,这老禅师佛法倒是不俗!”

    普渡慈航面色一变,急忙抬手抵挡,只是这金刚之怒又岂是他能够抵挡下来的,他的那道假的“如来”化身,在苦苦支撑了半晌之后,就在佛光普照的禅杖重击之下,化为了片片粉碎,分崩离析了开来。

    “白云禅师的佛法真是精深啊。”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李晓不由得感叹道。普渡慈航虽然是妖魔,但是为了能够镇住国运的反噬之力,他特意修炼了高深的佛法,而且这些年来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王公大臣,妖力与佛法之力迅猛暴涨,所幻化出的“如来”佛像几乎是可以以假乱真,让人难以辨认。

    但是即便如此,白云禅师的法象也可以击碎普渡慈航的化身。

    十方小和尚点点头,望向白云禅师的眼中,也是充满了钦佩和傲然之色:“佛家有言,菩萨慈悲也有金刚之怒。怒为嗔,此怒非实怒也。菩萨法像显现怒像,怒世间缺乏慈悲吝啬之人,怒世间勾心斗角之人,怒世间百态不平之事。此怒非恶既善,善恶乃一念间,此怒,怒世间一切不可渡化之人。佛常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佛菩萨渡不可以教化之人敢怒为嗔,敢下无间地狱,此乃无畏也。师傅的境界,早就已经是到了赶下无间地狱的无畏之境,对付一个由妖孽假扮的“如来”自然是手到擒来。”

    “原来如此,佛门金刚,不怒则以,一怒敢闯无间地狱,试问天下又有何值得畏惧的呢,真是因为这样的无畏之心,才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佛力来。”听闻此言,李晓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

    ……

    ……

    只是话音刚落。

    “咔嚓咔嚓!”

    普渡慈航的“如来”化身崩碎了之后,从中,却是有一道黑光却是倏然没入了白云禅师的身躯之内。

    猝不及防之下,白云禅师身中黑光,倒在了地上。

    “白云禅师!”李晓眉梢一挑,正准备上前,不过眼角一瞥,有一道身影却是先他一步,已经赶到了白云禅师下落的地点。

    “师傅,你怎么样了?”十方小和尚急忙跑了过去,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不过等他发现给师傅渡入一口佛法之力后,白云禅师的面色恢复了一些,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这黑光也是那普渡慈航本能之下所发出,并不能够足以致命。”

    就这样,十方小和尚拖着师傅离开交战区,不断用佛法之力护持,帮助师傅恢复伤势。

    “嘿嘿,白云禅师我这一招怎么样,一时半会你可休想逞能了!”

    而这个时候,普渡慈航里层的躯体一个晃动,再迎风暴涨,顿时化作了一条百米长的蜈蚣来,看它的躯体延伸出来的肢节,足足有千足之多,密密麻麻,巨大的口器,仿佛能够将任何的东西都给咬为两半一样,它的浑身上下都是泛着朱墨色的诡异光泽,就仿佛是覆盖着一层无比坚硬的铠甲。

    “这护国法丈,竟然是一头蜈蚣!”

    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这千足蜈蚣大妖,原来它才是普渡慈航的真身!

    皇帝看到这一幕景象,面色吓得煞白,头皮发麻,险些是要昏厥了过去。

    虽然李晓早就已经是旁敲侧击地提醒过他,这普渡慈航是一个妖怪,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成想,这普对慈航居然是一个千足的蜈蚣妖怪,一想到与这普渡慈航同在朝堂数年多的光景,他就不由得是心中一阵寒颤!

    其他的一众大臣和百姓,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脚底发软,面露不可置信的神色,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还倒地跪拜,纷纷面露恍然之色地四散逃离去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家的味道〕〔倾世女帝〕〔修真聊天群〕〔垂钓之神〕〔叔,你金屋藏娇啊〕〔诡秘之主〕〔我是幕后大佬〕〔诸天谍影〕〔烂柯棋缘〕〔明朝败家子〕〔召唤梦魇〕〔大明不可能这么富〕〔从美漫开始无敌〕〔全能狂少
  sitemap